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梅的豪赌:英国保守党需要一场压倒性胜利,还需防苏格兰单飞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国字号:

梅的豪赌:英国保守党需要一场压倒性胜利,还需防苏格兰单飞

梅的豪赌:英国保守党需要一场压倒性胜利,还需防苏格兰单飞
2017-05-03 10:18:3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张蓓
关键词:英国 点击: 我要评论
赢了大选却输了苏格兰,这无疑是梅必须要面对的风险。

  4月18日,一则消息让英国再次登上世界头条,去年6月脱欧公投后才就任英国首相的特蕾莎·梅宣布于6月8日提前举行大选。这一消息可谓平地惊雷,不仅因为梅曾多次否认提前选举的传言,也因为人们没想到仍在消化公投震荡、刚刚开启脱欧程序的英国这么快“搞事情”。英国人两年内参加了两次大选、一次公投,前所未有的高频度政治活动下是一个剧烈变动中的英国。

  脱欧,还是脱欧!

  关于提前大选的动机,各方看法一致。自左派人士科尔宾在2015年大选后的党魁竞争中胜出后,在野党工党已陷入无休止的“路线之争”和“政变阴谋”。领导层混乱内斗,选民基础也在动摇。年初几次重要的补选结果都表明,工党正在失去英格兰西北的传统阵地。近期民调更显示工党支持率与执政的保守党接近20个点的差距。此时保守党首相特蕾莎·梅宣布提前大选无疑希望能从工党夺取席位,为保守党在下院获得更大优势。

  而这背后,脱欧的逻辑起了主要作用。梅在演讲中指责反对党对脱欧计划的阻挠。事实上,当前议会真正有效的反对力量尚未成气候。公投52%比48%的“判决结果”仍掷地有声、不容辩驳,刚开启脱欧进程与欧盟的谈判尚未进入棘手部分,脱欧后可能的经济“狰狞”前景也尚未显现。而梅并不愿意享受暴风雨前的宁静,而是要未雨绸缪,为其名言“脱欧就是脱欧”做好一切准备。

  首先是消除议会“惹麻烦”的可能性。尽管特蕾莎梅是英国脱欧的掌舵人,但其并非无拘无束。此前脱欧法案通过两院的过程说明留欧派在议会的影响力仍在,而政府也承诺议会对英国与欧盟达成的最终协议有表决权。而当前保守党在下院只有17票的有效多数,这意味着一旦脱欧进程出现重大不利情况,政治风向转变,理论上存在反对党联合否决协议、政府被迫解散、一切推倒重来的可能性。因此,不如当机立断,在下院为保守党创造更大多数,消除这一不愉快的可能性。

  其次为自己在党内树立更多权威。尽管目前保守党看似团结在“履行脱欧公投决议”的共识中,实际上其内部关于欧洲的分歧与整个英国社会一样远没有弥合。其中极端脱欧派,主张不惜“自废武功”也要与欧盟断个干净。他们人数不多却声调很高,会阻挠脱欧谈判中特蕾莎·梅作出任何务实让步。因此,如果能领导保守党获得压倒性胜利,增加其在党内的权威,也会给梅在谈判中创造更大空间。

  最后,这次大选也将被看作英国选民对梅版本脱欧计划的一次表决。48%留欧选票后的政治力量并未随公投的结束而消逝,一些人对一定程度的“剧情反转”抱有希望。就在不久前,梅明确脱离欧盟单一市场后仍引发一片抗议,尽管从英国管控移民的目标来看这不让人意外。就在启动《里斯本条约》脱欧条款前不久,工党前首相布莱尔撰文号召留欧派“起来反抗”,保守党前首相梅杰在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演讲中也批评了梅的脱欧策略。这说明是否脱欧、如何脱欧、脱的程度,到现在仍具争议。事实上,对于二次公投的期待(或担忧)一直没有终止。如果梅能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就有足够理由称她的脱欧计划获得了选民背书,从而锁定去年六月公投结果。

  又一场政治豪赌?

  梅的盘算似乎很好,但实现的前提不是保守党简单的获胜,而是获得压倒性胜利(理想结果是拥有三位数的有效多数)。就算工党的情况混乱不堪,并在大选中没法扭转颓势,保守党实现这一目标也存在诸多风险。

  英国自己的选举历史和近两年西方大选的情况都表明,选前的民意调查存在很大误导性。鉴于梅政府上台后围着脱欧打转、并未展现改善民生的诚意,保守党所享有的高支持率与其说是对政府表现的肯定,不如说是在脱欧不确定大背景下对期待英国政局稳定的无奈选择。去年六月的脱欧公投部分是由于英国民众对现状不满,尤其是希望借助公投表达对政府移民政策、紧缩政策的抗议,但将火撒在了欧盟身上。保守党当政七年,以紧缩和脱欧为主要政绩,非但没有提高英国人的生活水平,反而将英国未来置于巨大的不确定中。很难想象选民将用压倒性的胜利“奖励”应当对此负责的保守党。

责任编辑:朝子
梅的豪赌:英国保守党需要一场压倒性胜利,还需防苏格兰单飞

梅的豪赌:英国保守党需要一场压倒性胜利,还需防苏格兰单飞

2017-05-03 10:18:3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张蓓
关键词:英国 我要评论
赢了大选却输了苏格兰,这无疑是梅必须要面对的风险。

  4月18日,一则消息让英国再次登上世界头条,去年6月脱欧公投后才就任英国首相的特蕾莎·梅宣布于6月8日提前举行大选。这一消息可谓平地惊雷,不仅因为梅曾多次否认提前选举的传言,也因为人们没想到仍在消化公投震荡、刚刚开启脱欧程序的英国这么快“搞事情”。英国人两年内参加了两次大选、一次公投,前所未有的高频度政治活动下是一个剧烈变动中的英国。

  脱欧,还是脱欧!

  关于提前大选的动机,各方看法一致。自左派人士科尔宾在2015年大选后的党魁竞争中胜出后,在野党工党已陷入无休止的“路线之争”和“政变阴谋”。领导层混乱内斗,选民基础也在动摇。年初几次重要的补选结果都表明,工党正在失去英格兰西北的传统阵地。近期民调更显示工党支持率与执政的保守党接近20个点的差距。此时保守党首相特蕾莎·梅宣布提前大选无疑希望能从工党夺取席位,为保守党在下院获得更大优势。

  而这背后,脱欧的逻辑起了主要作用。梅在演讲中指责反对党对脱欧计划的阻挠。事实上,当前议会真正有效的反对力量尚未成气候。公投52%比48%的“判决结果”仍掷地有声、不容辩驳,刚开启脱欧进程与欧盟的谈判尚未进入棘手部分,脱欧后可能的经济“狰狞”前景也尚未显现。而梅并不愿意享受暴风雨前的宁静,而是要未雨绸缪,为其名言“脱欧就是脱欧”做好一切准备。

  首先是消除议会“惹麻烦”的可能性。尽管特蕾莎梅是英国脱欧的掌舵人,但其并非无拘无束。此前脱欧法案通过两院的过程说明留欧派在议会的影响力仍在,而政府也承诺议会对英国与欧盟达成的最终协议有表决权。而当前保守党在下院只有17票的有效多数,这意味着一旦脱欧进程出现重大不利情况,政治风向转变,理论上存在反对党联合否决协议、政府被迫解散、一切推倒重来的可能性。因此,不如当机立断,在下院为保守党创造更大多数,消除这一不愉快的可能性。

  其次为自己在党内树立更多权威。尽管目前保守党看似团结在“履行脱欧公投决议”的共识中,实际上其内部关于欧洲的分歧与整个英国社会一样远没有弥合。其中极端脱欧派,主张不惜“自废武功”也要与欧盟断个干净。他们人数不多却声调很高,会阻挠脱欧谈判中特蕾莎·梅作出任何务实让步。因此,如果能领导保守党获得压倒性胜利,增加其在党内的权威,也会给梅在谈判中创造更大空间。

  最后,这次大选也将被看作英国选民对梅版本脱欧计划的一次表决。48%留欧选票后的政治力量并未随公投的结束而消逝,一些人对一定程度的“剧情反转”抱有希望。就在不久前,梅明确脱离欧盟单一市场后仍引发一片抗议,尽管从英国管控移民的目标来看这不让人意外。就在启动《里斯本条约》脱欧条款前不久,工党前首相布莱尔撰文号召留欧派“起来反抗”,保守党前首相梅杰在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演讲中也批评了梅的脱欧策略。这说明是否脱欧、如何脱欧、脱的程度,到现在仍具争议。事实上,对于二次公投的期待(或担忧)一直没有终止。如果梅能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就有足够理由称她的脱欧计划获得了选民背书,从而锁定去年六月公投结果。

  又一场政治豪赌?

  梅的盘算似乎很好,但实现的前提不是保守党简单的获胜,而是获得压倒性胜利(理想结果是拥有三位数的有效多数)。就算工党的情况混乱不堪,并在大选中没法扭转颓势,保守党实现这一目标也存在诸多风险。

  英国自己的选举历史和近两年西方大选的情况都表明,选前的民意调查存在很大误导性。鉴于梅政府上台后围着脱欧打转、并未展现改善民生的诚意,保守党所享有的高支持率与其说是对政府表现的肯定,不如说是在脱欧不确定大背景下对期待英国政局稳定的无奈选择。去年六月的脱欧公投部分是由于英国民众对现状不满,尤其是希望借助公投表达对政府移民政策、紧缩政策的抗议,但将火撒在了欧盟身上。保守党当政七年,以紧缩和脱欧为主要政绩,非但没有提高英国人的生活水平,反而将英国未来置于巨大的不确定中。很难想象选民将用压倒性的胜利“奖励”应当对此负责的保守党。

  而除梅之外,留欧派也将此次大选看做是对梅脱欧计划的表决,试图以此为机会策划脱欧逆转。一些迹象表明,在2015年大选中一败涂地的自民党已逐步稳住阵脚,在扛起“留欧派唯一希望”的大旗后,此次大选可能会在亲欧的大伦敦西南和英格兰西南有所斩获。就在大选公布后的1小时内自民党就新增了1000名党员,48小时就筹集了50万英镑捐款。一旦从工党攫取席位数被自民党的胜利所抵消,保守党“压倒性胜利”的梦想就会破灭。

  除此之外,此次选举最大的风险在于苏格兰。执掌苏格兰地方议会和政府的苏格兰民族党正利用苏格兰和英国(主要是英格兰及威尔士)对欧盟的不同立场策划第二次独立公投。此次提前选举无疑坐实了苏民党对于保守党企图对脱欧进程“一手遮天”的指控,如果苏民党能保住在下院苏格兰代言人的地位,其举行二次独立公投的合理性必有所增加。赢了大选却输了苏格兰,这无疑是梅必须要面对的风险。

  即便梅带领保守党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保证履行脱欧决议的效率,恐怕也不会万事大吉。说到底,评判梅及保守党的标准并非脱欧是否实现,而是脱欧能否如脱欧派描绘得那般成功。就算又争取了两年任期,打败了脱欧的反对派,梅及时搞定与欧盟的“离婚协议”、过渡协议、贸易协议,但当冰冷的现实盖过光荣的梦想,“全球英国”的豪言破灭在凛冽的“小不列颠”日常中,历史还会善待这第二位铁娘子吗?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朝子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梅的豪赌:英国保守党需要一场压倒性胜利,还需防苏格兰单飞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