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日本那些逃离都市生活的年轻人,真的生活幸福吗
当前位置:首页 > 七洲志字号:

日本那些逃离都市生活的年轻人,真的生活幸福吗

日本那些逃离都市生活的年轻人,真的生活幸福吗
2017-12-28 10:30:57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兴山英雄
关键词:日本文化 点击: 我要评论
拼命逃离大城市前往乡村生活,只是乡村生活真的像想象中那般世外桃源吗?

  最近放弃大都市生活前往乡村开始第二人生的人们不断增加。

  毫无疑问谁都想要去地方过上一种平稳无拘无束的生活。因为对“乡村法则”知道甚少而居住得不喜欢,反而更因为压力过大而回到大城市...这样的例子也出现了很多,可以算作是移居地方居住的“阴影”。

timg (1).jpg

  从东京都X区移居到福岛县Y町的A(24岁,男,自由职业),去之前天真的认为“如果去乡下的话工作什么的都会很容易吧”,结果却是他“悲剧”的开始。

  他在从东京的大学毕业之后,两年里陆续换了三家公司工作,因为觉得公司职员的生活方式太受拘束就做了自由职业者。在家里过着烦闷的生活。直到他有一天在纪录片中看到了福岛的一个乡村,和所有从大城市向乡村移居的年轻人一样,抱着乐观的心理决定就搬到这里。当地放射线量较低也成为了移居的原因之一。

  几周后他搬入了村子,NPO的人介绍了便宜的出租屋,然而,他还是没有工作,村子里面没有职业介绍所,在网上搜索求职信息,除了“田园劳作”什么都没有。

  在他之前移居的年轻人中,虽然有一些著名大学的毕业生去运营了NPO,还有一些从事了网上贩卖农产品的较好的工作,但实际上这些都和原本的学历之间没有很大的必然联系。

  在移居的一个月里,当存款即将见底的时候,得知了村公所在招募地域田间协力队,要求从事地域活性化的辅助工作,月收入15万日元,A迅速和村公所取得联系,并在几天后通过面试收到了录用通知。

  结果在他卯足力量上班的第一天,上司指示他去把田里的草除干净,下午则是打扫借给村外艺术家用的小学废弃校舍,这些结束之后则是将孩子驱散出绿地,并且把在林间被孩子玩脏的玩具清洗干净。这份工作说起来好像挺像回事,但实际都是做杂事的。正在他想要从事新工作的时候,村里又让他在之后的一个多月站在盛夏烈日中,扮演吉祥物。

  得知是他扮演吉祥物后,购物回去的爷爷这么对他说:

  “你移居到地方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就只是在浪费税金罢了”

  3天后,他搬回了东京。

  乡村生活的特殊法则

timg (2).jpg

  这是从京都P市移居到长野县Q村的B的故事(29岁,男,经营人员),为了寻求治愈他移居到了乡村,并不相信人们所说的乡村特有的闭塞感。

  他所移居的是长野县的一个山村,经常有游客前往,风景优美还残留着日本原有的棚田,就果断下定决心。然而现实的乡村生活却不像他想象中的那般。

  首先是乡村的费用较多,比如冬天光电费就要花到每月数万日元,在零下的环境中,水管的水被冻住也是家常便饭,必须得开火炉取暖。加上集资数额之多,每个月就要花费近4千日元用在青少年教育成长费、体育协会费、交通安全协会费...对于低收入的他而言很有压力。

  村里很多上年纪却身体很好的老年人,每晚都会邀请年轻人去家里喝酒,也很吃不消。

  还有家里的钥匙都是随意放的没有隐私,每次在工作结束回到家里都能看到随意摆放的衣物,还有一些被打扫过的、收拾好的小黄书被变换了位置。尽管这些让他感觉到了不舒服,然而真正让他打消在乡村居住念头决定的,是第二年春天考试合格的村公所职员录用考试。

  村公所实际上是村里收入最稳定的一个工作了,是村里年轻人唯一愿意回来从事的工作,在村里人看来,这么多年才招的一个名额被外来人员抢走了,于是和村民们开始反对和拒绝。

  每次和村民们打招呼都没人回应,甚至“这家伙因为在京都欠债才逃到我们村子的”、“他有女装癖”之类的谣言四起。B很是烦恼,曾经认为非常友好的村民们还到村公所的工作人员面前造谣说“这家伙好像想离开咱们村子了”,这些都让B开始不再相信周围的人。

  最终因为没有被邀请参加酒会而被全村孤立的B只能从公所辞职。回到京都之后的他表示再也不会去乡村生活了。

责任编辑:朝子
日本那些逃离都市生活的年轻人,真的生活幸福吗

日本那些逃离都市生活的年轻人,真的生活幸福吗

2017-12-28 10:30:57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兴山英雄
拼命逃离大城市前往乡村生活,只是乡村生活真的像想象中那般世外桃源吗?

  最近放弃大都市生活前往乡村开始第二人生的人们不断增加。

  毫无疑问谁都想要去地方过上一种平稳无拘无束的生活。因为对“乡村法则”知道甚少而居住得不喜欢,反而更因为压力过大而回到大城市...这样的例子也出现了很多,可以算作是移居地方居住的“阴影”。

timg (1).jpg

  从东京都X区移居到福岛县Y町的A(24岁,男,自由职业),去之前天真的认为“如果去乡下的话工作什么的都会很容易吧”,结果却是他“悲剧”的开始。

  他在从东京的大学毕业之后,两年里陆续换了三家公司工作,因为觉得公司职员的生活方式太受拘束就做了自由职业者。在家里过着烦闷的生活。直到他有一天在纪录片中看到了福岛的一个乡村,和所有从大城市向乡村移居的年轻人一样,抱着乐观的心理决定就搬到这里。当地放射线量较低也成为了移居的原因之一。

  几周后他搬入了村子,NPO的人介绍了便宜的出租屋,然而,他还是没有工作,村子里面没有职业介绍所,在网上搜索求职信息,除了“田园劳作”什么都没有。

  在他之前移居的年轻人中,虽然有一些著名大学的毕业生去运营了NPO,还有一些从事了网上贩卖农产品的较好的工作,但实际上这些都和原本的学历之间没有很大的必然联系。

  在移居的一个月里,当存款即将见底的时候,得知了村公所在招募地域田间协力队,要求从事地域活性化的辅助工作,月收入15万日元,A迅速和村公所取得联系,并在几天后通过面试收到了录用通知。

  结果在他卯足力量上班的第一天,上司指示他去把田里的草除干净,下午则是打扫借给村外艺术家用的小学废弃校舍,这些结束之后则是将孩子驱散出绿地,并且把在林间被孩子玩脏的玩具清洗干净。这份工作说起来好像挺像回事,但实际都是做杂事的。正在他想要从事新工作的时候,村里又让他在之后的一个多月站在盛夏烈日中,扮演吉祥物。

  得知是他扮演吉祥物后,购物回去的爷爷这么对他说:

  “你移居到地方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就只是在浪费税金罢了”

  3天后,他搬回了东京。

  乡村生活的特殊法则

timg (2).jpg

  这是从京都P市移居到长野县Q村的B的故事(29岁,男,经营人员),为了寻求治愈他移居到了乡村,并不相信人们所说的乡村特有的闭塞感。

  他所移居的是长野县的一个山村,经常有游客前往,风景优美还残留着日本原有的棚田,就果断下定决心。然而现实的乡村生活却不像他想象中的那般。

  首先是乡村的费用较多,比如冬天光电费就要花到每月数万日元,在零下的环境中,水管的水被冻住也是家常便饭,必须得开火炉取暖。加上集资数额之多,每个月就要花费近4千日元用在青少年教育成长费、体育协会费、交通安全协会费...对于低收入的他而言很有压力。

  村里很多上年纪却身体很好的老年人,每晚都会邀请年轻人去家里喝酒,也很吃不消。

  还有家里的钥匙都是随意放的没有隐私,每次在工作结束回到家里都能看到随意摆放的衣物,还有一些被打扫过的、收拾好的小黄书被变换了位置。尽管这些让他感觉到了不舒服,然而真正让他打消在乡村居住念头决定的,是第二年春天考试合格的村公所职员录用考试。

  村公所实际上是村里收入最稳定的一个工作了,是村里年轻人唯一愿意回来从事的工作,在村里人看来,这么多年才招的一个名额被外来人员抢走了,于是和村民们开始反对和拒绝。

  每次和村民们打招呼都没人回应,甚至“这家伙因为在京都欠债才逃到我们村子的”、“他有女装癖”之类的谣言四起。B很是烦恼,曾经认为非常友好的村民们还到村公所的工作人员面前造谣说“这家伙好像想离开咱们村子了”,这些都让B开始不再相信周围的人。

  最终因为没有被邀请参加酒会而被全村孤立的B只能从公所辞职。回到京都之后的他表示再也不会去乡村生活了。

       翻译:朝子

   (本文翻译自excite news,原标题《地方移居失败的人们:乡村生活的阴影》)

责任编辑:朝子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日本那些逃离都市生活的年轻人,真的生活幸福吗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