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马其顿更改国名,究竟谁更“蒙羞”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兴国家字号:

马其顿更改国名,究竟谁更“蒙羞”

马其顿更改国名,究竟谁更“蒙羞”
2018-07-05 10:23:24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李建军
关键词:希腊 点击: 我要评论
实际上,马其顿匆忙决定改国名的背后既有美国和欧盟的廉价承诺与支持,也有现政府实现稳定执政的需要。马其顿更改国名问题引发各方严重关切,遭遇各自国内的多方掣肘,最终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马其顿和希腊关于解决马其顿国名问题的纠纷近期取得重大进展。6月17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与马其顿总理扎耶夫正式签署马其顿国名更改问题的“历史性”协议。根据协议,马其顿共和国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但是该协议在两国均遭遇来自反对党和民众的阻力,国名争议最终能否得到解决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2018年新年伊始,马其顿扎耶夫政府一改前几届政府的态度,积极与希腊谈判更改马其顿共和国的宪法国名和一系列地名,以图达到加入北约和加速入盟谈判进程的目的。实际上,马其顿匆忙决定改国名的背后既有美国和欧盟的廉价承诺与支持,也有现政府实现稳定执政的需要。马其顿更改国名问题引发各方严重关切,遭遇各自国内的多方掣肘,最终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两国立场为何都发生变化

  自从马其顿共和国1991年底宣布独立和1993年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名义加入联合国以来,希腊就不承认“马其顿共和国”这个国名,由此导致马其顿参加北约和欧盟的进程受阻。希腊坚称,希腊北部有一个行政区就叫“马其顿”,因此认为,马其顿现在的名称意味着马其顿对希腊北部地区存在潜在的领土要求,因而要求马其顿更名,希望马其顿的新国名最好不包含“马其顿”这个名称。同样,马其顿共和国历届政府也毫不妥协,表示不能更改由宪法确定的国名。然而,2018年新年伊始,希腊和马其顿两国的立场都发生了变化,准备在联合国主持下进行更改国名问题的谈判。

  国际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双方的改变有如下几点理由:

  第一,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希马两国政府加速接近,离不开幕后的“操盘手”美国。美国始终运用软硬兼施的政策,一边是作为联合国特使的美国人尼米兹20多年来一直为解决马其顿国名问题进行斡旋;另一边是如果希腊和马其顿继续拖延国名问题的解决,美国将以贪污腐败问题为名强行推翻希腊或马其顿的政府。美国还扬言,它甚至可以无视马其顿国家的独立存在。如今,美国选择保加利亚2018年上半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这个节点,与欧盟一起给“亲美”的保加利亚做工作,使其在2017年7月率先与马其顿签订了《友好合作条约》,以示通过谈判、合作改善双边关系,并通过实际行动支持马其顿的加盟入约进程,为希腊与马其顿解决国名问题做出了榜样。保加利亚早在2007年加入欧盟前就无条件地承认了马其顿的国名,并完全支持马其顿的加盟入约进程。美国还为谈判设置了一条底线——不得涉及领土诉求。

  2018年年初,美国承诺将帮助马其顿在黑山之后解决加入北约的问题,完成北约在巴尔干地区对俄罗斯形成“包围圈”,而前提是马其顿在国名问题上要做出让步。随后,马其顿扎耶夫政府便表态要修改地名,甚至同意将一直存有争议的阿尔巴尼亚语与马其顿语一起列为国家官方语言,以巩固政府的执政地位并争取更多人支持更改国名,向希腊抛出了橄榄枝,以满足希腊的一些先决条件。同样,美国和欧盟向希腊施压,如果希腊软化在国名问题上的立场,美国和欧盟将为希腊的3200亿欧元债务谈判创造条件。齐普拉斯政府迫于无奈不得不对此亮明态度。

  第二,马其顿希望打开加入北约的道路和加快与欧洲一体化进程。为了加入北约,进而获得入盟的谈判资格,马其顿率先放弃原先的“原则立场”。它开始改变飞机场和高速公路的名称,将“亚历山大·马其顿”改为“友好”,国名也将进行更改。但马其顿要求在改名过程中确保国家的“尊严”和“认同”,扎耶夫政府认为一些问题还需要与国内的反对派协商解决。

  第三,马其顿政府希望摆脱执政危机。这届马其顿政府是2017年4月由马其顿九个党派联合组成的,以“马其顿社会民主联盟”为首,阿尔巴尼亚族的一体化民主联盟和由三个党派组成的阿尔巴尼亚人联盟参加了政府。九党在议会120个议席中仅拥有62个席位,微弱多数使这届政府十分脆弱。扎耶夫政府坚定地表示要把加入北约和欧盟作为首要任务,因此得到西方国家的全力扶植和支持。扎耶夫政府能够上台还得到了马其顿阿族政党的支持,而作为交换条件,扎耶夫要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满足阿族及其政党的一系列要求。

责任编辑:朝子
马其顿更改国名,究竟谁更“蒙羞”

马其顿更改国名,究竟谁更“蒙羞”

2018-07-05 10:23:24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 李建军
关键词:希腊 我要评论
实际上,马其顿匆忙决定改国名的背后既有美国和欧盟的廉价承诺与支持,也有现政府实现稳定执政的需要。马其顿更改国名问题引发各方严重关切,遭遇各自国内的多方掣肘,最终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马其顿和希腊关于解决马其顿国名问题的纠纷近期取得重大进展。6月17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与马其顿总理扎耶夫正式签署马其顿国名更改问题的“历史性”协议。根据协议,马其顿共和国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但是该协议在两国均遭遇来自反对党和民众的阻力,国名争议最终能否得到解决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2018年新年伊始,马其顿扎耶夫政府一改前几届政府的态度,积极与希腊谈判更改马其顿共和国的宪法国名和一系列地名,以图达到加入北约和加速入盟谈判进程的目的。实际上,马其顿匆忙决定改国名的背后既有美国和欧盟的廉价承诺与支持,也有现政府实现稳定执政的需要。马其顿更改国名问题引发各方严重关切,遭遇各自国内的多方掣肘,最终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两国立场为何都发生变化

  自从马其顿共和国1991年底宣布独立和1993年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名义加入联合国以来,希腊就不承认“马其顿共和国”这个国名,由此导致马其顿参加北约和欧盟的进程受阻。希腊坚称,希腊北部有一个行政区就叫“马其顿”,因此认为,马其顿现在的名称意味着马其顿对希腊北部地区存在潜在的领土要求,因而要求马其顿更名,希望马其顿的新国名最好不包含“马其顿”这个名称。同样,马其顿共和国历届政府也毫不妥协,表示不能更改由宪法确定的国名。然而,2018年新年伊始,希腊和马其顿两国的立场都发生了变化,准备在联合国主持下进行更改国名问题的谈判。

  国际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双方的改变有如下几点理由:

  第一,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希马两国政府加速接近,离不开幕后的“操盘手”美国。美国始终运用软硬兼施的政策,一边是作为联合国特使的美国人尼米兹20多年来一直为解决马其顿国名问题进行斡旋;另一边是如果希腊和马其顿继续拖延国名问题的解决,美国将以贪污腐败问题为名强行推翻希腊或马其顿的政府。美国还扬言,它甚至可以无视马其顿国家的独立存在。如今,美国选择保加利亚2018年上半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这个节点,与欧盟一起给“亲美”的保加利亚做工作,使其在2017年7月率先与马其顿签订了《友好合作条约》,以示通过谈判、合作改善双边关系,并通过实际行动支持马其顿的加盟入约进程,为希腊与马其顿解决国名问题做出了榜样。保加利亚早在2007年加入欧盟前就无条件地承认了马其顿的国名,并完全支持马其顿的加盟入约进程。美国还为谈判设置了一条底线——不得涉及领土诉求。

  2018年年初,美国承诺将帮助马其顿在黑山之后解决加入北约的问题,完成北约在巴尔干地区对俄罗斯形成“包围圈”,而前提是马其顿在国名问题上要做出让步。随后,马其顿扎耶夫政府便表态要修改地名,甚至同意将一直存有争议的阿尔巴尼亚语与马其顿语一起列为国家官方语言,以巩固政府的执政地位并争取更多人支持更改国名,向希腊抛出了橄榄枝,以满足希腊的一些先决条件。同样,美国和欧盟向希腊施压,如果希腊软化在国名问题上的立场,美国和欧盟将为希腊的3200亿欧元债务谈判创造条件。齐普拉斯政府迫于无奈不得不对此亮明态度。

  第二,马其顿希望打开加入北约的道路和加快与欧洲一体化进程。为了加入北约,进而获得入盟的谈判资格,马其顿率先放弃原先的“原则立场”。它开始改变飞机场和高速公路的名称,将“亚历山大·马其顿”改为“友好”,国名也将进行更改。但马其顿要求在改名过程中确保国家的“尊严”和“认同”,扎耶夫政府认为一些问题还需要与国内的反对派协商解决。

  第三,马其顿政府希望摆脱执政危机。这届马其顿政府是2017年4月由马其顿九个党派联合组成的,以“马其顿社会民主联盟”为首,阿尔巴尼亚族的一体化民主联盟和由三个党派组成的阿尔巴尼亚人联盟参加了政府。九党在议会120个议席中仅拥有62个席位,微弱多数使这届政府十分脆弱。扎耶夫政府坚定地表示要把加入北约和欧盟作为首要任务,因此得到西方国家的全力扶植和支持。扎耶夫政府能够上台还得到了马其顿阿族政党的支持,而作为交换条件,扎耶夫要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满足阿族及其政党的一系列要求。

  这届政府对外面临与保加利亚签订友好合作条约、与希腊谈判解决国名问题的艰巨任务;为争取到更多支持力量,对内承认阿尔巴尼亚语为马其顿的第二官方语,而这是涉及国家宪法、政治、种族、经济和社会的十分敏感的问题,处理不好会加剧马其顿信奉东正教的居民和穆斯林居民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进而引发社会动荡。

  更改国名引发各方关注

  早在2018年1月冬季达沃斯论坛上,马其顿总理扎耶夫和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就马其顿国名问题举行了三个小时的会谈。在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两位总理表示,将尽快解决争吵了25年的马其顿国名问题。扎耶夫慎重表示,马其顿对希腊没有任何领土诉求,希望与希腊肩并肩地成为北约和欧盟成员国。他强调,马其顿将以善意和诚意,继续与欧盟和其他国际组织合作,解决国名问题,最终的解决方案要使两国都能接受,符合两国人民的民族认同。扎耶夫表示,马其顿为展现诚意,将修改机场和高速公路等的名称。齐普拉斯则表示,这是两国总理之间七年来的第一次会晤,开辟了两国未来关系的新前景。

  两个总理的表态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欧盟东扩事务代表约翰内斯·翰表态说:“扎耶夫和齐普拉斯的会见和会谈是勇敢的国家行为。解决旷日持久的国名问题对两国、对巴尔干、对欧洲都是一个好的新闻。”作为2018年上半年欧盟轮值主席国的保加利亚表示,保加利亚不会干预希马两国关于国名问题的争论,但马其顿在采用新的国名时,不得包含任何领土诉求的倾向。2月,保加利亚透露,希马两国谈判国名问题接近“突破”。2月21日扎耶夫访问柏林时,默克尔表示,希马两国国名问题的解决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临近了,只要双方作出让步,谈判就会取得进展。默克尔还表示:“妥协和让步是痛苦的,但确实是需要的。”

  然而,希马两国总理对更改国名问题的表态在各自国内却遭遇了与他们的意愿截然不同的反应。希腊最大反对派新民主党指责齐普拉斯“在谈判中没有站在希腊利益的立场上”,希腊与马其顿谈判的先决条件是马其顿必须修改宪法。在希腊的马其顿地区首府和最大城市萨洛尼卡则有几万人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政府与马其顿“妥协”。在马其顿,早在2018年1月中下旬,首都斯科普里街头就爆发了示威活动,抗议扎耶夫政府准备实行马其顿语和阿尔巴尼亚语双语制和支持升阿族旗、开阿族学校等“阿尔巴尼亚化”措施,示威者还烧毁了欧盟的旗帜。抗议者认为,现政府不计后果急于加入欧盟和北约的做法“具有毁灭性”,可能导致国民失去国家和民族认同感。2月27日,成千上万的马其顿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与希腊谈判更改国名,示威群众高呼“马其顿”“马其顿”。

  多数马其顿人不希望对国名进行任何改动。2018年4月,马其顿国际合作研究中心和民主研究所联合对1004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7.1%的马其顿人反对更改国名,同意的只占14.4%;48.3%的马其顿人不同意希腊提出的修改马其顿宪法的要求,只有16.4%的马其顿人接受希腊的此项要求。这项调查与2013年进行的同类调查相比,虽然反对修改国名的人数下降了15%,但反对改名的人数一直占据被调查者的多数。

  2018年初以来,马其顿人多次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与希腊谈判更改国名,示威群众高呼“马其顿”“马其顿”。

  更改国名变成了一种互利交易

  在这种背景下,马其顿更改国名变成了一种互利交易。6月17日,马其顿与希腊正式签署的协议中,马其顿共和国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以换取希腊对其加盟入约的支持。不过,其语言仍然为马其顿语,其人民为“北马其顿共和国的马其顿人或公民”。

  既然是互利交易,那么更名协议的达成和签署必然要得到两国及其他相关方的赞同。齐普拉斯认为签署协议属于“爱国行为”,尊重了双方国家的基本价值观。扎耶夫认为这个协议让希腊和马其顿从“敌人”变成了“朋友”。欧盟委员哈恩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都对协议的签署表示热烈祝贺。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也表示,协议的达成有助于巩固西巴尔干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国名谈判和协议的达成在希腊和马其顿的国内遭遇了多方掣肘。在希腊,加入联合政府的“独立希腊人党”抵制与马其顿谈判国名问题。该党领袖、现政府国防部长卡梅诺斯公开说,不允许未来马其顿国家国名包括“马其顿”一词,否则“独立希腊人党”将在议会抵制讨论这份协议。希腊最大的反对党“新民主党”更是以组织游行示威进行对抗,宣称马其顿必须做出“一揽子让步”,即不仅更改国名,还要修改宪法以及教科书等。协议签署后,反对党新民主党认为协议让希腊“蒙羞”,号召民众在希腊—马其顿边界举行集会,谴责这场交易。该党还就这份协议提请议会举行针对政府的不信任表决,虽然齐普拉斯政府暂时通过了表决,但未来协议能否通过议会批准仍充满不确定性。

  协议在马其顿得到执行的阻力更大。落实协议还需经过马其顿议会通过、总统签署、全民公决、修改宪法、议会表决修改后的宪法等繁琐步骤。马其顿总统格奥尔基·伊万诺夫已明确表示不会签署这份协议,认为该协议违反宪法。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民族统一民主党”主席米斯科韦斯基认为这是扎耶夫政府向希腊“投降”的协议。由于总统和反对党的牵制,扎耶夫政府目前尚不能确保得到三分之二的议会多数来支持此协议,必须争取得到部分“民族统一民主党”议员的支持才稳妥。签署协议当晚,马其顿议会大楼前爆发了警察和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

  这一切致使马其顿的更名之路充满变数。近20多年的事实证明,在巴尔干地区,任何一个火星都可能引燃大火。马其顿的内部冲突很容易演变成巴尔干地区的冲突,因为马其顿境内的阿族及其政党与阿尔巴尼亚共和国有着千丝万缕、割舍不断的联系,他们的行动一贯得到阿尔巴尼亚极端民族主义势力的鼓动、支持和资助。他们的共同目的是在巴尔干地区建立一个“大阿尔巴尼亚”,2017年1月7日“地那拉计划”的出台便是最好的证明。

  这种局面不禁让人联想起20世纪90年代初南斯拉夫联邦解体时的情形。当时,美国和欧盟挑起各方相互对立,又用武力迫使各方“媾和”,幻想在巴尔干建立多种族多元文化国家的计划失败,致使民族问题越发突出。今天,西方的政客们又在借助马其顿国名问题主导巴尔干的政治、安全、邻国关系、民族关系等,这是否会引发一场新的纠纷或混战,值得人们警惕。

责任编辑:朝子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马其顿更改国名,究竟谁更“蒙羞”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