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杨恕:国际恐怖主义新特征
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字号:

杨恕:国际恐怖主义新特征

杨恕:国际恐怖主义新特征
2017-03-03 09:51:10
来源:人民论坛 作者: 杨恕
关键词:伊斯兰 恐怖主义 点击: 我要评论
“伊斯兰国”控制了庞大的产业、金融体系,控制着相当规模的领土和人口,并且占有大量油田因而能够获取巨额资金,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恐怖组织资金来源的多元化。

  恐怖活动从跨国发展到跨文化地域。随着“伊斯兰国”的出现,特别是它提出的建国和迁徙圣战的号召,使一些穆斯林(主要是青年)来到“伊斯兰国”,而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并不是来自穆斯林国家。与此同时,一些人在接受了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和“圣战”的训练后又回流到原属国家,与留在原地而被极端化的恐怖分子一起,大大扩展了恐怖活动的范围、强度和频度。现实表明,“伊斯兰国”以暴力和极端主义加剧了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矛盾和冲突。

  恐怖势力的组织发展出现两极化的倾向。“伊斯兰国”有似国家的管理系统 控制着十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数百万人口。可以说,从组织结构的完整性和系统性看,它超过了任何同类。同样引人注意的是,各地出现的从事恐怖袭击的“独狼”越来越多。这些“独狼”多不属于任何组织,其行动是在通过自我激进化后自发进行的,在行动发生前,很少有信息传播,也就无从预防,这大大提高了防范的难度。众多的“独狼”和高度政权化的“伊斯兰国”是国际恐怖组织发展的两个极端,而信息技术成为连接两者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桥梁。近期,随着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伊斯兰国”号召在西方国家采取更多的“独狼”式袭击以缓解自身面临的压力。

  恐怖组织反西方的倾向更加明显。国际恐怖主义把西方作为主要打击目标,这在“基地”组织的行动中表现得非常明显。近年来,欧洲国家发生的恐怖事件越来越多,造成的人员财产损失越来越大,使反恐成为一个日益受到政府和公众关切的问题。“伊斯兰国”以末日决战的口号号召与西方战斗,这无疑激化了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加大了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挑战。

  恐怖组织对不同教派的排斥和攻击更加突出。比如把什叶派穆斯林摆在首先攻击的位置上,将苏菲派、阿拉维派等派别视为异端等。“伊斯兰国”和其他一些恐怖组织,频频以各种方式屠杀俘虏、平民及异教徒等,其残酷程度令人震惊,这在恐怖活动历史上是空前的。

  打击恐怖组织活动难度加大。“伊斯兰国”控制了庞大的产业、金融体系,控制着相当规模的领土和人口,并且占有大量油田因而能够获取巨额资金,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恐怖组织资金来源的多元化。此外,“伊斯兰国”提出了一套完整的意识形态和建国的理论,建立了十分有效的宣传网络,从全世界招募了一大批各类青年专业人才,说明了恐怖组织开始重视理论建构能力和提高专业技术水平。这是“伊斯兰国”面对多国的联合打击仍然存在的重要原因。当前不断涌向欧洲的难民潮也为恐怖组织的跨国行动提供了重要的掩护。

  随着恐怖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它对国际社会所造成的影响在不断增大。首先,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组织否定现有的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实际上是在向整个国际社会挑战。

  其次,使国际关系更加复杂。由于“伊斯兰国”高度极端化的意识形态动员和它所拥有的“似国家”形态和经济基础,全世界诸多恐怖组织向其效忠,大量受蛊惑者加入了“圣战”队伍,一方面大大加快了恐怖主义的全球化过程,另一方面又深刻影响到国家、地区乃至世界不同层次的利益集团及其之间的关系。

  再次,恶化了宗教之间、教派之间、族群之间的关系。在恐怖主义国际化的过程中,在越来越大范围内激化了宗教、教派、族群之间的矛盾给国家、地区、世界秩序造成了严重威胁。

  最后,恐怖主义活动范围、规模不断扩大,使反恐成本提高。反恐成本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政治层面的成本,指政权或组织因反恐成效不佳而引起的公众对其权威乃至合法性的质疑和反对;社会层面的成本是指由于反恐的需要,法律、政策、措施所出现的变化会影响到如公民权利、隐私、行动自由等;经济层面的成本是指随着对恐怖主义的打击,特别是防范要求的提高,国家不仅在人员、设施、资金等方面加大投入,而且恐怖活动也会对生产、交通等领域造成直接的破坏,安全环境的恶化会造成投资缩减,旅游业萧条等后果。反恐成本的提高有可能成为某些国家沉重的负担,甚至会引发其他社会问题。

  作者系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教授

责任编辑:朝子
杨恕:国际恐怖主义新特征

杨恕:国际恐怖主义新特征

2017-03-03 09:51:10
来源:人民论坛 作者: 杨恕
“伊斯兰国”控制了庞大的产业、金融体系,控制着相当规模的领土和人口,并且占有大量油田因而能够获取巨额资金,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恐怖组织资金来源的多元化。

  恐怖活动从跨国发展到跨文化地域。随着“伊斯兰国”的出现,特别是它提出的建国和迁徙圣战的号召,使一些穆斯林(主要是青年)来到“伊斯兰国”,而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并不是来自穆斯林国家。与此同时,一些人在接受了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和“圣战”的训练后又回流到原属国家,与留在原地而被极端化的恐怖分子一起,大大扩展了恐怖活动的范围、强度和频度。现实表明,“伊斯兰国”以暴力和极端主义加剧了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矛盾和冲突。

  恐怖势力的组织发展出现两极化的倾向。“伊斯兰国”有似国家的管理系统 控制着十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数百万人口。可以说,从组织结构的完整性和系统性看,它超过了任何同类。同样引人注意的是,各地出现的从事恐怖袭击的“独狼”越来越多。这些“独狼”多不属于任何组织,其行动是在通过自我激进化后自发进行的,在行动发生前,很少有信息传播,也就无从预防,这大大提高了防范的难度。众多的“独狼”和高度政权化的“伊斯兰国”是国际恐怖组织发展的两个极端,而信息技术成为连接两者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桥梁。近期,随着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伊斯兰国”号召在西方国家采取更多的“独狼”式袭击以缓解自身面临的压力。

  恐怖组织反西方的倾向更加明显。国际恐怖主义把西方作为主要打击目标,这在“基地”组织的行动中表现得非常明显。近年来,欧洲国家发生的恐怖事件越来越多,造成的人员财产损失越来越大,使反恐成为一个日益受到政府和公众关切的问题。“伊斯兰国”以末日决战的口号号召与西方战斗,这无疑激化了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加大了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挑战。

  恐怖组织对不同教派的排斥和攻击更加突出。比如把什叶派穆斯林摆在首先攻击的位置上,将苏菲派、阿拉维派等派别视为异端等。“伊斯兰国”和其他一些恐怖组织,频频以各种方式屠杀俘虏、平民及异教徒等,其残酷程度令人震惊,这在恐怖活动历史上是空前的。

  打击恐怖组织活动难度加大。“伊斯兰国”控制了庞大的产业、金融体系,控制着相当规模的领土和人口,并且占有大量油田因而能够获取巨额资金,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前恐怖组织资金来源的多元化。此外,“伊斯兰国”提出了一套完整的意识形态和建国的理论,建立了十分有效的宣传网络,从全世界招募了一大批各类青年专业人才,说明了恐怖组织开始重视理论建构能力和提高专业技术水平。这是“伊斯兰国”面对多国的联合打击仍然存在的重要原因。当前不断涌向欧洲的难民潮也为恐怖组织的跨国行动提供了重要的掩护。

  随着恐怖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它对国际社会所造成的影响在不断增大。首先,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组织否定现有的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实际上是在向整个国际社会挑战。

  其次,使国际关系更加复杂。由于“伊斯兰国”高度极端化的意识形态动员和它所拥有的“似国家”形态和经济基础,全世界诸多恐怖组织向其效忠,大量受蛊惑者加入了“圣战”队伍,一方面大大加快了恐怖主义的全球化过程,另一方面又深刻影响到国家、地区乃至世界不同层次的利益集团及其之间的关系。

  再次,恶化了宗教之间、教派之间、族群之间的关系。在恐怖主义国际化的过程中,在越来越大范围内激化了宗教、教派、族群之间的矛盾给国家、地区、世界秩序造成了严重威胁。

  最后,恐怖主义活动范围、规模不断扩大,使反恐成本提高。反恐成本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政治层面的成本,指政权或组织因反恐成效不佳而引起的公众对其权威乃至合法性的质疑和反对;社会层面的成本是指由于反恐的需要,法律、政策、措施所出现的变化会影响到如公民权利、隐私、行动自由等;经济层面的成本是指随着对恐怖主义的打击,特别是防范要求的提高,国家不仅在人员、设施、资金等方面加大投入,而且恐怖活动也会对生产、交通等领域造成直接的破坏,安全环境的恶化会造成投资缩减,旅游业萧条等后果。反恐成本的提高有可能成为某些国家沉重的负担,甚至会引发其他社会问题。

  作者系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教授

责任编辑:朝子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杨恕:国际恐怖主义新特征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