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张茂荣、李富娟:试析全球能源格局变化及其影响
当前位置:首页 > 外交字号:

张茂荣、李富娟:试析全球能源格局变化及其影响

张茂荣、李富娟:试析全球能源格局变化及其影响
2017-01-24 16:48:06
来源:钝角网 作者: 张茂荣、李富娟
关键词:能源 点击: 我要评论
页岩气革命带来的天然气产量和消费量的大幅增加增强了美国在全球气候变化谈判中的地位。目前,美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降至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主要原因是天然气在发电中的比例大幅上升,火电发电量下降。

  近十年来,随着美国非常规能源开发的突破和新能源的迅猛发展,国际能源格局发生巨大变化,美洲能源崛起,全球能源供需趋于宽松,由此引发国际油价大跌、美国能源地位上升、欧佩克控制力下降、俄罗斯深陷困境、国际能源贸易转移、亚洲话语权增强等一系列连锁反应,并给中国国际能源合作和能源安全带来新的机遇与挑战,需采取措施善加利用与应对。

  一、全球能源格局发生巨大变化

  新兴经济体取代发达经济体,成为拉动世界能源需求增长的主要动力

  自工业革命以来的漫长时期内,发达国家都是世界能源的主要需求方,同时也是世界能源需求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但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强势崛起,世界能源需求增长的天平开始逐渐向新兴经济体倾斜。尤其是本轮“百年一遇”的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能源需求持续低迷,新兴经济体能源需求继续较快增长,两者此消彼长,新兴经济体在世界能源需求增长中的主导地位进一步巩固。

  自2012年开始,随着世界经济增长日渐低迷,全球能源需求呈现疲软态势,增速逐步放缓。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2012~2015年,世界经济年均增速分别为3.49%、3.34%、3.42%、3.20%,均在3.5%以下,且呈逐步回落之势,预计2016年将进一步降至3.08%。与此相对应,2012~2015年,世界能源消费增速分别为1.4%、2.0%、1.1%和1.0%,显著低于之前十年2.7%的年均增速。然而,亚洲、拉美、非洲等新兴市场国家经济仍有较大发展空间。根据IMF的数据,虽然近年来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也出现回落,但整体增速仍在4%以上,远高于发达国家整体不足2%的增速。而且,新兴经济体工业化、城镇化进程持续推进,人口规模持续扩大,成为全球能源需求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据英国石油公司(BP)预测,在新兴经济体能源消费持续增长的带动下,2035年世界能源消费总量将达到249亿吨标准煤,较2015年增加61亿吨标准煤,累计增长34%,年均增长1.4%,增速与近几年相比将小幅提升。

  分地区来看,传统的高能源消费地区如北美、欧洲等,受经济和人口增长放缓、能源利用效率提高等因素影响,未来能源消费总量基本维持不变。而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将在未来20年间占据几乎全部的能源需求增长。在所有拉动未来能源需求增长的新兴经济体中,印度表现将最为突出。近年来,印度经济在大型经济体中表现亮眼,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7%以上。虽然2015年印度能源消费量仅为10亿吨标准煤,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不足6%,但与10年前相比,其消费量几乎翻了一倍,且这一增长趋势并未减缓,近几年增速仍维持在5%~6%。目前,印度对世界能源需求增长的拉动作用已经初步显现。与此同时,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能源消费增长放缓,但仍将在世界能源消费增长中占据很大比重。预计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印两国对世界能源消费增长的贡献率将达到50%以上。

  美洲能源崛起,全球能源供应趋于多极化

  过去50多年来,世界石油版图一直以中东为中心。但如果再往前追溯,在波斯湾取得支配性地位之前,墨西哥湾掌控着世界石油的中枢神经。就石油供应板块的重心而言,现代石油工业从北美东部产生,后来重心逐步集中于墨西哥湾,到20世纪中叶开始逐步转移到波斯湾。1970年代初,波斯湾石油产量开始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石油生产的“心脏地带”。世界石油版图的中心从墨西哥湾转移至波斯湾用了近30年时间。冷战结束后,从全球范围看,由北非经波斯湾、环里海地带到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所形成的巨大的“内新月形储油带”构成了全球能源生产的中心区域,蕴藏着世界石油储量的近3/4和天然气储量的40%,而波斯湾则是这一区域的“心脏地带”。这里的油气资源储量和产量都足以使英国北海、墨西哥湾、拉美和几内亚湾在世界能源供应格局中处于边缘化地位。由于油气资源的有限性及其分布的不均衡性,围绕石油开发权和控制权而展开的争夺使得中东成为大国角逐的焦点。

  然而,近年来油气勘探开发技术取得的突破释放了美洲非常规能源的开发潜力,波斯湾地区在世界能源格局中的地位呈相对下降趋势。一条新的能源轴线正在显现,它自北向南依次连接加拿大、美国、委内瑞拉和巴西,重塑了世界能源格局版图。从地缘分布上看,这一纵贯西半球南北美洲的区域形成了一个新的“巨型新月储量带”。世界油气开采呈现出向西迁移的趋势,美国、加拿大、巴西、委内瑞拉等美洲国家正在逐步取代俄罗斯、中亚和中东,成为全球油气开发和供应的热点区域。

  变革首先始于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发生在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堪称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新。水平钻井、水力压裂和三维地震勘探技术的突破大大降低了从页岩层中开采天然气的成本,页岩气开始进入大规模商业化勘探开发阶段。受益于页岩气革命,美国、加拿大、巴西、委内瑞拉等美洲国家丰富的油气资源得以开发利用。而随着页岩油、页岩气、油砂等非常规油气的兴起,全球能源供应日趋多极化。据BP统计,在2015年石油剩余可探明储量中,美洲(包括北美和南美)占到世界的33.4%,为中东剩余可探明储量的70.6%,美洲的石油(包括原油、页岩油、液化天然气等)供应由2005年的2100万桶/日增加到2015年的2740万桶/日,年均增加64万桶/日,增长潜力巨大。若美洲石油供应继续以年均2.7%的速度增长,其将在2025年左右超过中东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供应区。同样得益于页岩气开发技术的突破,2009年美国以5840亿立方米的产量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并以4.7%的速度持续增长,2015年产量达到7673亿立方米,较俄罗斯产量多出1940亿立方米。截至2015年,美国已经连续7年成为世界最大产气国,页岩气产量的激增正在推动美国由天然气净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

  随着非常规油气开发日趋成熟和壮大,美洲有望成为“新中东”。从发展速度看,美国尤其令人瞩目。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2014年美国页岩气产量达3800亿立方米,是2007年产量的10.4倍;2015年,美国原油产量达941.5万桶/日,较2008年的500万桶/日增长了88%。随着技术的提升,美国页岩油开采效率不断提高,开采成本不断下降。据美国RNB能源咨询公司数据,过去5年,美国页岩油井的平均产量增长三倍,且钻机打井效率明显提高。以在得克萨斯州伊格尔福德(Eagle Ford)地区开采页岩油的EOG能源公司为例,从2011年到2014年,该公司打一口页岩油井的时间缩短了83%,而每个钻机一年的打井数量增长了151%。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能源安全项目负责人查尔斯•埃宾格尔表示,近期国际油价下跌导致美国页岩油产量下滑,但未来只要油价再度抬头,美国目前的开采能力将使页岩油产量很快恢复。据BP预测,美国将在2030年成为石油净出口国,美国“能源独立”战略有望实现。

  幅员辽阔、能源资源丰富的加拿大也可能成为新的能源超级大国。丰富的油砂资源使加拿大成为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的世界第三石油储量大国,其储量超过了伊拉克、伊朗和科威特。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40年加拿大石油产量将达到300~400万桶/日。另外,巴西的深海石油和委内瑞拉的重油也蕴含巨大开发潜力。2007年以来,巴西在东南沿海大陆架海底盐层之下相继发现深海大油气田,这些蕴藏在海床底下7000~8000米深处的石油,被称为深海石油或盐下石油。预计到2035年,巴西石油产量有望比目前增长三倍,达到600万桶/日,成为全球第六大石油生产国。委内瑞拉石油资源十分丰富,目前其石油探明储量为2980亿桶,超过了沙特的2660亿桶,排名世界第一。委内瑞拉的大部分探明石油储量位于世界上最大的重油蕴藏区——奥里诺科重油带,具有很大开发前景。美洲能源的强势崛起,大大推动了全球能源供应的多极化趋势。

  清洁能源发展迅猛,世界能源结构开始发生变化

  到目前为止,以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为代表的化石能源在世界能源消费中的主体地位仍难以撼动,但其内部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进入20世纪以后,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石油和天然气消费量持续增加,石油取代煤炭成为最主要的能源。据BP统计,石油占世界能源消费量的比重在1973年达到48.7%的峰值后逐年降低,到2015年降至32.9%;天然气所占份额不断提升,由1965年的15.8%上升到2015年的23.9%,提高约8个百分点;煤炭占比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