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孙立平:朝鲜会自己崩溃吗?
当前位置:首页 > 周边字号:

孙立平:朝鲜会自己崩溃吗?

孙立平:朝鲜会自己崩溃吗?
2018-08-28 14:34:16
来源:孙立平的社会观察 作者: 孙立平
关键词:朝鲜 点击: 我要评论
谈到朝鲜崩溃的可能性,人们不禁会想到托克维尔那句名言:“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对观察者而言,朝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标本。在当今的世界上,朝鲜可以说是一个奇葩,同时也体现了一种体制的逻辑。现在,这个国家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但无论下面会如何走下去,都会提出一系列值得研究的问题。如果它能维持下去,人们可以去探讨,是一些什么样的条件使得这样一个国家还能维持下去?如果它会崩溃,人们可以去探讨,是一些什么样的因素导致其崩溃的?这些因素发生作用的过程与机制是什么样的?与之相联系的一个问题是,一个国家走到这一步,还有变革或转型的可能性吗?

  记得去年六月,我曾经说过一句话:二十一世纪可能是一个黯淡的世纪。自英国退欧公决、美国大选之后世界的走势,似乎在预示一种高度不确定性的前景。更近的,朝鲜的导弹发射,金正男遇刺,也促使人们去猜测,朝鲜是不是在面临一场空前的危机,甚至一些学者已经在认真谈论朝鲜崩溃的问题。

  当然,关于朝鲜崩溃的问题现在还只能是猜测,但应当及早考虑和研究这个问题,因为这个事情对中国来说,非同小可。朝鲜是中国的近邻,多少年来又有那么一种特殊的关系,特别是朝鲜已是一个有核国家,朝鲜发生什么,对中国有着直接影响。从直接的角度说,难民问题,战争的波及,核武器的威胁和危险,以及凭空给中国增添的经济政治乃至军事麻烦,从长远说,对区域乃至世界格局的影响和改变,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课题。

  几年前,我就在强调未来的不确定性。近一年的时间,提起黑天鹅这个词的越来越多,说明这种不确定性在增加。不确定性也好,黑天鹅也好,说的都是事情的不可预测性。但即便是这样,探讨其中的机制和逻辑是可能的。

  人们所谈论的朝鲜的崩溃,实际上指的是政治崩溃。但政治崩溃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细分政治崩溃,仔细分析,可以有三个层面:国家分裂、制度解体、政权更替。

  从国家分裂的意义上说,朝鲜基本可以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在转型期发生国家分裂的,一般都存在民族或宗教因素,如前苏联,如前南斯拉夫。而朝鲜是一个单一民族的国家。因此,其不但不存在分裂的可能,反倒可能是与韩国的统一。这也让我们注意到,民族和宗教因素有时候比政治意识形态因素更有力量。

  制度解体与政权更替会不会同时发生?如果金正男在,在国外力量的支持下接掌政权,在维持基本制度框架不变前提下进行有限变革的可能性大。但在金正男已经去世情况下,两者同时发生的机率大大增加。

  当然,上面只是从逻辑上分析。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可能性更大。国家体量是一个重要因素。国家体量小,外部因素的作用就会很突出。

  人类有文明的历史几千年,其中长时间分野和对立的主线是种族、民族和宗教,而政治意识形态的对垒则是比较晚近的事情。

  关于朝鲜崩溃的可能性。其实,我一直认为,迄今为止,社会科学还不具备在这类问题上做出预测的能力。只要看看经济学在相对简单的经济预测上摆的乌龙,就知道在政治社会巨变上做预测是多么困难。在这个问题上,也许顶多谈谈带有半猜测性的可能性。就此而言,我认为朝鲜发生崩溃的可能性并不大。

images.jpg

  只要看看当今世界类似情况发生的类型和条件就可以理解这一点。当今世界发生的崩溃性转变,大体有如下几种。一是外力作用。如伊拉克。朝鲜作为有核国家使得外力介入更为困难最大的变数应该是在这里。二是民族与宗教因素。包括前苏联和前南斯拉夫,都有这个因素,而朝鲜不存在这个因素。三是政变。这一般发生在统治能力比较差的国家,而朝鲜的体制使得政变的组织力量难以形成。四是领导人主动变革,如越南。其实这一类还不算崩溃,只能算转型。即便如此,也看不出金正恩有这样的意向。

  在讨论朝鲜崩溃的时候,人们用来论证最多的依据,就是其经济危机或经济崩溃。经济危机或经济崩溃可以以不同方式表现出来,比如通货膨胀、财富缩水、失业严重等等。这些我们都不讨论,我们就说最严重的,民不聊生,饥饿死亡吧。

  不错,在历史上,饿殍遍野确实是导致政权崩溃的重要原因。但问题是,在不同的体制中,这个因素所起的作用及其逻辑是不同的。在朝鲜这种体制中,最严重经济崩溃起作用的逻辑,在理论上来说可能有三种。第一,社会动荡,民众反叛。第二,由于缺乏供养,军队警察叛乱。第三,上层内部分裂。前者的逻辑是:经济崩溃--社会崩溃--政治崩溃。后两者的逻辑是:经济崩溃--政治崩溃。

  下面看可能性。首先,第一点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理由一,在当今时代,一个国家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国际社会会出于人道主义施以援手,从而缓解这种危机。理由二,被洗脑的民众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做出反抗选择的可能性并不大。理由三,这种体制能施加一种特殊的威慑,即反抗受到的惩罚比个体死亡更严重,如对家属的惩处。理由四,热兵器时代,民间的武力反抗很难成功。关键是看后两种可能性。我这样说,期待朝鲜发生巨变的人可能会感到沮丧,但我这里只是对逻辑进行客观分析。

  谈到朝鲜崩溃的可能性,人们不禁会想到托克维尔那句名言:“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托克维尔的这句话经常被人们所引用,但其实是一种很有害的误导。误导在什么地方?就误导在他把构成整个整个逻辑的三个环节截取下来其中的两个,并展示给人们。整个逻辑的三个环节是:残暴的统治--不得已的变革--革命的发生。在这三个环节中,关键的因是第一个环节。而托克维尔只截取了后面的两个,从而使第二个环节变成了关键的因。

  基于以上分析,朝鲜发生根本性变革也许只有在下面两种情形中才有可能,一是外力摧毁其政权与体制,二是金正恩彻底转向美国。

  20年前,我曾提出过过程-事件的分析方法。意思是,要注重分析中事件链条的逻辑与机制。也就是说,一个因素如何在过程中导致另一个因素,其逻辑是什么?朝鲜问题也是如此,仅仅看到导致变革的因素是不够的,要分析这些因素在现实中能不能真正起作用,起作用的条件是什么?引起的可能结果是什么?结果的结果又可能是什么?

责任编辑:
孙立平:朝鲜会自己崩溃吗?

孙立平:朝鲜会自己崩溃吗?

2018-08-28 14:34:16
来源:孙立平的社会观察 作者: 孙立平
关键词:朝鲜 我要评论
谈到朝鲜崩溃的可能性,人们不禁会想到托克维尔那句名言:“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对观察者而言,朝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标本。在当今的世界上,朝鲜可以说是一个奇葩,同时也体现了一种体制的逻辑。现在,这个国家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但无论下面会如何走下去,都会提出一系列值得研究的问题。如果它能维持下去,人们可以去探讨,是一些什么样的条件使得这样一个国家还能维持下去?如果它会崩溃,人们可以去探讨,是一些什么样的因素导致其崩溃的?这些因素发生作用的过程与机制是什么样的?与之相联系的一个问题是,一个国家走到这一步,还有变革或转型的可能性吗?

  记得去年六月,我曾经说过一句话:二十一世纪可能是一个黯淡的世纪。自英国退欧公决、美国大选之后世界的走势,似乎在预示一种高度不确定性的前景。更近的,朝鲜的导弹发射,金正男遇刺,也促使人们去猜测,朝鲜是不是在面临一场空前的危机,甚至一些学者已经在认真谈论朝鲜崩溃的问题。

  当然,关于朝鲜崩溃的问题现在还只能是猜测,但应当及早考虑和研究这个问题,因为这个事情对中国来说,非同小可。朝鲜是中国的近邻,多少年来又有那么一种特殊的关系,特别是朝鲜已是一个有核国家,朝鲜发生什么,对中国有着直接影响。从直接的角度说,难民问题,战争的波及,核武器的威胁和危险,以及凭空给中国增添的经济政治乃至军事麻烦,从长远说,对区域乃至世界格局的影响和改变,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课题。

  几年前,我就在强调未来的不确定性。近一年的时间,提起黑天鹅这个词的越来越多,说明这种不确定性在增加。不确定性也好,黑天鹅也好,说的都是事情的不可预测性。但即便是这样,探讨其中的机制和逻辑是可能的。

  人们所谈论的朝鲜的崩溃,实际上指的是政治崩溃。但政治崩溃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细分政治崩溃,仔细分析,可以有三个层面:国家分裂、制度解体、政权更替。

  从国家分裂的意义上说,朝鲜基本可以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在转型期发生国家分裂的,一般都存在民族或宗教因素,如前苏联,如前南斯拉夫。而朝鲜是一个单一民族的国家。因此,其不但不存在分裂的可能,反倒可能是与韩国的统一。这也让我们注意到,民族和宗教因素有时候比政治意识形态因素更有力量。

  制度解体与政权更替会不会同时发生?如果金正男在,在国外力量的支持下接掌政权,在维持基本制度框架不变前提下进行有限变革的可能性大。但在金正男已经去世情况下,两者同时发生的机率大大增加。

  当然,上面只是从逻辑上分析。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可能性更大。国家体量是一个重要因素。国家体量小,外部因素的作用就会很突出。

  人类有文明的历史几千年,其中长时间分野和对立的主线是种族、民族和宗教,而政治意识形态的对垒则是比较晚近的事情。

  关于朝鲜崩溃的可能性。其实,我一直认为,迄今为止,社会科学还不具备在这类问题上做出预测的能力。只要看看经济学在相对简单的经济预测上摆的乌龙,就知道在政治社会巨变上做预测是多么困难。在这个问题上,也许顶多谈谈带有半猜测性的可能性。就此而言,我认为朝鲜发生崩溃的可能性并不大。

images.jpg

  只要看看当今世界类似情况发生的类型和条件就可以理解这一点。当今世界发生的崩溃性转变,大体有如下几种。一是外力作用。如伊拉克。朝鲜作为有核国家使得外力介入更为困难最大的变数应该是在这里。二是民族与宗教因素。包括前苏联和前南斯拉夫,都有这个因素,而朝鲜不存在这个因素。三是政变。这一般发生在统治能力比较差的国家,而朝鲜的体制使得政变的组织力量难以形成。四是领导人主动变革,如越南。其实这一类还不算崩溃,只能算转型。即便如此,也看不出金正恩有这样的意向。

  在讨论朝鲜崩溃的时候,人们用来论证最多的依据,就是其经济危机或经济崩溃。经济危机或经济崩溃可以以不同方式表现出来,比如通货膨胀、财富缩水、失业严重等等。这些我们都不讨论,我们就说最严重的,民不聊生,饥饿死亡吧。

  不错,在历史上,饿殍遍野确实是导致政权崩溃的重要原因。但问题是,在不同的体制中,这个因素所起的作用及其逻辑是不同的。在朝鲜这种体制中,最严重经济崩溃起作用的逻辑,在理论上来说可能有三种。第一,社会动荡,民众反叛。第二,由于缺乏供养,军队警察叛乱。第三,上层内部分裂。前者的逻辑是:经济崩溃--社会崩溃--政治崩溃。后两者的逻辑是:经济崩溃--政治崩溃。

  下面看可能性。首先,第一点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理由一,在当今时代,一个国家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国际社会会出于人道主义施以援手,从而缓解这种危机。理由二,被洗脑的民众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做出反抗选择的可能性并不大。理由三,这种体制能施加一种特殊的威慑,即反抗受到的惩罚比个体死亡更严重,如对家属的惩处。理由四,热兵器时代,民间的武力反抗很难成功。关键是看后两种可能性。我这样说,期待朝鲜发生巨变的人可能会感到沮丧,但我这里只是对逻辑进行客观分析。

  谈到朝鲜崩溃的可能性,人们不禁会想到托克维尔那句名言:“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托克维尔的这句话经常被人们所引用,但其实是一种很有害的误导。误导在什么地方?就误导在他把构成整个整个逻辑的三个环节截取下来其中的两个,并展示给人们。整个逻辑的三个环节是:残暴的统治--不得已的变革--革命的发生。在这三个环节中,关键的因是第一个环节。而托克维尔只截取了后面的两个,从而使第二个环节变成了关键的因。

  基于以上分析,朝鲜发生根本性变革也许只有在下面两种情形中才有可能,一是外力摧毁其政权与体制,二是金正恩彻底转向美国。

  20年前,我曾提出过过程-事件的分析方法。意思是,要注重分析中事件链条的逻辑与机制。也就是说,一个因素如何在过程中导致另一个因素,其逻辑是什么?朝鲜问题也是如此,仅仅看到导致变革的因素是不够的,要分析这些因素在现实中能不能真正起作用,起作用的条件是什么?引起的可能结果是什么?结果的结果又可能是什么?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孙立平:朝鲜会自己崩溃吗?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