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误读美国“暂停”贸易战的危险
当前位置:首页 > 外交字号:

误读美国“暂停”贸易战的危险

误读美国“暂停”贸易战的危险
2018-12-05 14:10:0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马云根
美国放弃政治正确进而要求对等,对中国是非常严重的一招。因为人们都有这样的期待:资本主义由此会抑制、减少人性中导致灾难的破坏性因素。市场经济可以令社会走向自由民主制度,西方国家可以用政治正确放弃对等原则,而对等原则即是“冷战”。

  川普的对华贸易战的“暂停”令中国许多解读涌出,危险在于误读美国,认为中美贸易战是特朗普商人的做派所致,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是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后的一系列动作,并不是商人的方式,而是证明自己是“有坚强意志力量的爱国者”。作为标榜自己是“民粹主义者”的班农,其指导特朗普打败建制派的思路是,以往的美国政府是一帮“没有意志力量的爱国者”,特朗普证明自己是“有坚强意志力量的爱国者”。

  二是美国人一再提醒的,不要以美国人的做法看待美国人,那样所得出的结论会是极端否定的。

  三是美国一再要与中国对等是中国的危险。

  美国是通过对劳动者的保护培育中产阶层,其政府的合法性是来源于人民的意愿,中产阶层是美国社会稳定的基础,中产阶层消失就没有了美国社会的稳定,保卫美国中产阶层就成为“爱国者”的责任。而特朗普是要显示其是“有意志力量的爱国者”,要保卫美国,令“美国再一次伟大”,为美国劳动者夺回工作岗位,中美贸易战就无法避免。

  中国改革开放后,放弃了用暴力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了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唯一的手段没有了。要证明社会主义能够战胜资本主义,保证社会主义国家的合法性,需要用不断的经济增长来证明合法性,“富有的中国”成为中国社会主义的最好诠释。利用执政党铁一样的纪律,获得极高的竞争优势。

  美国决策者是异常清醒,的确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放弃了政治正确,而要求与中国公平做贸易,反将中国的弊端暴露,即中国没有办法处理与别国的公平问题。

  中国一直以来就是以反抗者、追赶者的面目出现,没有平等对待他国的理论与实践经验。过去是“华夷天下”、“天下中央”,以“富裕的中国”行事。社会主义是过渡阶段,是靠阶级斗争来维持革命的目标。改革开放后成为经济繁荣的追赶者,实行了市场经济,追赶者的成功并不是成功而是成绩,无法用政治上的话语说明经济繁荣。

  贸易战的问题,就是在于美国要求公平贸易时,中国反而没有了办法,即拿不出理论反驳,也无法提出公平的运作方式。除了指责美国要扼制中国的经济发展,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别无办法,中国认识社会的基础是基于生产方式的阶级斗争理论,市场经济规则是自主、平等、开放、竞争。

  中国社会主义无法在全球市场经济一体化的世界里建立平等观,平等观是要求国家的社会政治与社会生活的价值观一致。因各国解释经济奇迹的方式是,将经济层面上的优势转化为政治层面上,是只能通过用政治上的话语,来对世界给出一种符合人性的解释,使得人们相信这个经济上的优势能为人民所共享。同时,这个解释也能为按照这一原则运转的社会和政治结构提供正当性的辩护。

  中国的社会生活是依靠市场经济规则运转,以财富的可交换正义为原则,而社会政治却是按照生产资料所有制来决定的。政治上的话语也就无法对社会经济活动所取得的经济奇迹进行解释,因社会生活与社会政治所遵循的价值观是完全不一致的,社会生活决定不了社会政治,社会政治反对社会生活的价值观,市场经济的自主、平等、竞争、开放,几乎完全符合普世价值观。

  美国放弃政治正确进而要求对等,对中国是非常严重的一招。因为人们都有这样的期待:资本主义由此会抑制、减少人性中导致灾难的破坏性因素。市场经济可以令社会走向自由民主制度,西方国家可以用政治正确放弃对等原则,而对等原则即是“冷战”。如今,中国在不成为自由民主国家的情况下变得富裕和强大,西方国家因政治正确放弃对等原则的牺牲则失去了民众的支持。

  牺牲的越大,胜利就越不可或缺。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一体化,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没有如美国所愿走向自由民主制度,美国发出了要与中国对等的信号。

  换句话说,中国如今的实力基于的是不对称优势基础,是中国以发展中国家自居而得到。一旦被其他国家要求对等,则优势皆无。

  联合国宪章对国家主权庇护,国家间的主权一律平等,尊重国家主权是国际规则。这样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依据国家主权来抵制民主宪政的普世价值观,而美国则是遵循普世价值观的民主宪政制国家。如此一来,美国是无法去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是自由民主体制国家,言论自由受到宪法的保护。中国可以单向去影响美国,可以在美国办媒体、办学校等来宣传来自中国思想价值,反之却不可以。

maxresdefault.jpg

  中国采用了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规则,市场经济完全符合普世价值观,其四个主要特征是自主、平等、竞争、开放,市场经济理论是自由竞争,竞争必须遵守自由的规则,而自由的规律则是偏向于现代化的,这个规律就是普世价值观。

  作为西方国家理论,是由社会生活来决定社会政治,也就是依据日常生活常识来选择政治制度(民主选举制),而中国则是由政治来决定社会经济制度,并不是国民经由社会生活常识来选择社会政治制度。这样中美是共同遵守一个市场经济规则,但是中国可以通过市场经济来影响美国政治生态(即社会生活决定社会政治),而美国却无法对中国做到影响。这也是美国抱怨让中国加入全球一体化经济,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没能令中国认同普世价值观,成为民主制度国家。

  中美两国各自都认为是本国做出了巨大牺牲,理应获得胜利,贸易战由此而展开。

  中国误读美国在于,把特朗普视为商人,但事实上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则不是商人而是有意志力量的爱国者。中国的民族主义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爱国者”,而无产阶级的思维又认为特朗普作为商人是唯利是图,不可能成为“爱国者”,中国社会为自己设下了一个陷阱。把美国实施的行为视作霸权行径,但却忽视了这是美国政治正确的反动。把美国抗衡中国的对等方式视作中国崛起的标志,却不知道这是“冷战”的开始。中国在“厉害了,我的国”中,走入了中美贸易战的困境中。

责任编辑:昀舒
误读美国“暂停”贸易战的危险

误读美国“暂停”贸易战的危险

2018-12-05 14:10:00
来源:钝角网 作者: 马云根
美国放弃政治正确进而要求对等,对中国是非常严重的一招。因为人们都有这样的期待:资本主义由此会抑制、减少人性中导致灾难的破坏性因素。市场经济可以令社会走向自由民主制度,西方国家可以用政治正确放弃对等原则,而对等原则即是“冷战”。

  川普的对华贸易战的“暂停”令中国许多解读涌出,危险在于误读美国,认为中美贸易战是特朗普商人的做派所致,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是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后的一系列动作,并不是商人的方式,而是证明自己是“有坚强意志力量的爱国者”。作为标榜自己是“民粹主义者”的班农,其指导特朗普打败建制派的思路是,以往的美国政府是一帮“没有意志力量的爱国者”,特朗普证明自己是“有坚强意志力量的爱国者”。

  二是美国人一再提醒的,不要以美国人的做法看待美国人,那样所得出的结论会是极端否定的。

  三是美国一再要与中国对等是中国的危险。

  美国是通过对劳动者的保护培育中产阶层,其政府的合法性是来源于人民的意愿,中产阶层是美国社会稳定的基础,中产阶层消失就没有了美国社会的稳定,保卫美国中产阶层就成为“爱国者”的责任。而特朗普是要显示其是“有意志力量的爱国者”,要保卫美国,令“美国再一次伟大”,为美国劳动者夺回工作岗位,中美贸易战就无法避免。

  中国改革开放后,放弃了用暴力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了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唯一的手段没有了。要证明社会主义能够战胜资本主义,保证社会主义国家的合法性,需要用不断的经济增长来证明合法性,“富有的中国”成为中国社会主义的最好诠释。利用执政党铁一样的纪律,获得极高的竞争优势。

  美国决策者是异常清醒,的确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放弃了政治正确,而要求与中国公平做贸易,反将中国的弊端暴露,即中国没有办法处理与别国的公平问题。

  中国一直以来就是以反抗者、追赶者的面目出现,没有平等对待他国的理论与实践经验。过去是“华夷天下”、“天下中央”,以“富裕的中国”行事。社会主义是过渡阶段,是靠阶级斗争来维持革命的目标。改革开放后成为经济繁荣的追赶者,实行了市场经济,追赶者的成功并不是成功而是成绩,无法用政治上的话语说明经济繁荣。

  贸易战的问题,就是在于美国要求公平贸易时,中国反而没有了办法,即拿不出理论反驳,也无法提出公平的运作方式。除了指责美国要扼制中国的经济发展,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别无办法,中国认识社会的基础是基于生产方式的阶级斗争理论,市场经济规则是自主、平等、开放、竞争。

  中国社会主义无法在全球市场经济一体化的世界里建立平等观,平等观是要求国家的社会政治与社会生活的价值观一致。因各国解释经济奇迹的方式是,将经济层面上的优势转化为政治层面上,是只能通过用政治上的话语,来对世界给出一种符合人性的解释,使得人们相信这个经济上的优势能为人民所共享。同时,这个解释也能为按照这一原则运转的社会和政治结构提供正当性的辩护。

  中国的社会生活是依靠市场经济规则运转,以财富的可交换正义为原则,而社会政治却是按照生产资料所有制来决定的。政治上的话语也就无法对社会经济活动所取得的经济奇迹进行解释,因社会生活与社会政治所遵循的价值观是完全不一致的,社会生活决定不了社会政治,社会政治反对社会生活的价值观,市场经济的自主、平等、竞争、开放,几乎完全符合普世价值观。

  美国放弃政治正确进而要求对等,对中国是非常严重的一招。因为人们都有这样的期待:资本主义由此会抑制、减少人性中导致灾难的破坏性因素。市场经济可以令社会走向自由民主制度,西方国家可以用政治正确放弃对等原则,而对等原则即是“冷战”。如今,中国在不成为自由民主国家的情况下变得富裕和强大,西方国家因政治正确放弃对等原则的牺牲则失去了民众的支持。

  牺牲的越大,胜利就越不可或缺。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一体化,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没有如美国所愿走向自由民主制度,美国发出了要与中国对等的信号。

  换句话说,中国如今的实力基于的是不对称优势基础,是中国以发展中国家自居而得到。一旦被其他国家要求对等,则优势皆无。

  联合国宪章对国家主权庇护,国家间的主权一律平等,尊重国家主权是国际规则。这样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依据国家主权来抵制民主宪政的普世价值观,而美国则是遵循普世价值观的民主宪政制国家。如此一来,美国是无法去抵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是自由民主体制国家,言论自由受到宪法的保护。中国可以单向去影响美国,可以在美国办媒体、办学校等来宣传来自中国思想价值,反之却不可以。

maxresdefault.jpg

  中国采用了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规则,市场经济完全符合普世价值观,其四个主要特征是自主、平等、竞争、开放,市场经济理论是自由竞争,竞争必须遵守自由的规则,而自由的规律则是偏向于现代化的,这个规律就是普世价值观。

  作为西方国家理论,是由社会生活来决定社会政治,也就是依据日常生活常识来选择政治制度(民主选举制),而中国则是由政治来决定社会经济制度,并不是国民经由社会生活常识来选择社会政治制度。这样中美是共同遵守一个市场经济规则,但是中国可以通过市场经济来影响美国政治生态(即社会生活决定社会政治),而美国却无法对中国做到影响。这也是美国抱怨让中国加入全球一体化经济,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没能令中国认同普世价值观,成为民主制度国家。

  中美两国各自都认为是本国做出了巨大牺牲,理应获得胜利,贸易战由此而展开。

  中国误读美国在于,把特朗普视为商人,但事实上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则不是商人而是有意志力量的爱国者。中国的民族主义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爱国者”,而无产阶级的思维又认为特朗普作为商人是唯利是图,不可能成为“爱国者”,中国社会为自己设下了一个陷阱。把美国实施的行为视作霸权行径,但却忽视了这是美国政治正确的反动。把美国抗衡中国的对等方式视作中国崛起的标志,却不知道这是“冷战”的开始。中国在“厉害了,我的国”中,走入了中美贸易战的困境中。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误读美国“暂停”贸易战的危险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