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背叛自身阶级的伟人
当前位置:首页 > 七洲志字号:

背叛自身阶级的伟人

背叛自身阶级的伟人
2017-09-13 10:59:30
来源:思想酷 作者: 石若萧
关键词:世界历史 点击: 我要评论
有一种人的存在,对旧阶级的破坏居功至伟。他对旧阶级的了解是如此深刻,他提出的改良意见是如此一针见血,再保守的人都无法刻意忽视他们,也无法用“你不懂就别说话”将他们的嘴堵上。

  1689年,孟德斯鸠出生于波尔多贵族家庭。这是一个如假包换的“上流人士”:1716年,世袭男爵称号;担任过律师、波尔多议会议长和法院庭长等要职;三十八岁时,成为法兰西学院院士。

  身为贵族,孟德斯鸠对平民的生活状况以及国家发展却极为忧心。

  良心是洞见的先决条件

  孟德斯鸠成年时,正值路易十四晚年,朝政混乱,税收一半都用在奢靡的凡尔赛宫支出上。与此同时,许多钱财消失在官僚机构的贪污中,再也不复1680年之前,柯尔贝尔(路易十四的财政大臣,1683年去世)主政下的廉洁有效。

  当时的税收主要分盐税、商业税和土地税三种。制度规定贵族与教士不必纳税,沉重的负担完全落到农民和正在兴起的中产阶级市民身上。税制的不公成为导致1789年大革命的原因之一。

  不止于此,柯尔贝尔去世后,路易十四几乎推翻了前者悉心维持的所有宗教与外交政策。1685年,路易十四发布枫丹白露敕令,迫害胡格诺教徒,迫使二十多万教徒--大部分是优秀的手工业者和商人--移居国外,使工商业蒙受巨大损失。之后路易十四又挑起与西欧各强国的两度战争,民不聊生,工商业全毁,经济崩溃。柯尔贝尔一生的事业尽数付诸东流。

640.webp (2).jpg

  路易十四(1638―1715),自号太阳王,1680年接受巴黎市政会献上的“大帝”尊号。波旁王朝的法国国王,在位长达72年

  路易十五也没能复兴法兰西帝国的荣光。1715年即位时,他只有五岁,由母后与堂叔摄政。成年后的他也没能解决曾祖父路易十四留下的经济问题,优柔寡断的性格又使他对君主制改革的尝试宣告失败,导致他死后成为最不得人心的国王之一。

  孟德斯鸠常前往巴黎居住,亲眼目睹了路易十四晚年到路易十五即位期间朝政混乱的衰败现象,这直接导致他对封建统治的合理性产生了强烈怀疑。

  人类文明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

  为了寻找一个行之有效的政治制度,孟德斯鸠开始旅访欧洲,于奥、匈、意、德、荷、英等国作学术旅行,考察当地的社会政治制度等情况。27年光阴的心血,终于换来了1748年出版的传世经典巨著《论法的精神》。

640.webp (3).jpg

  孟德斯鸠著许明龙译商务印书馆平装

  孟德斯鸠大胆突破了一直以来“君权神授”的观点,认为人民应当享有宗教和政治自由,保障自由的根基是法治,保证法治的手段则是三权分立,即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分离,且互相制衡。他总结了违背三权分立原则的后果:

  “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人或同一机关之手,自由便不复存在,因为人们要害怕这个国王或议会制定暴虐的法律,并暴虐地执行这些法律。”

  “倘若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则将形成对农民的生命和自由施行专断的权力,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如果司法权与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者的力量。”

  三权分立的提出,是人类文明史最重要里程碑之一。专制制度的合法性与合理性在这一刻开始消解。在这一理念提出之前,三权都是由专制统治者所掌握的。独裁者可以用立法权去决定权力的归属,又可以用司法权去阻碍民众的诉求,亦可以用行政权镇压一切暴乱,甚至用战争向国外转移矛盾。孟德斯鸠洞见了这一点,将王权分化,并且细致地平衡了各个阶层不同的利益诉求。

  今天,三权分立的理念早已并不新鲜,然而在当时,这是惊天动地的思想。1748年的另一个平行时空,中国正处于乾隆13年,全国上下仍处于未开化的状态之中。美国汉学家孔飞力在其经典之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里还原了那个时代中国大众的生存面貌:日常无法接触任何形式的权力的普通人既迷信,又狡黠,“帝制后期的中国,绝大多数人没有接近政治权力的机会,也就不能以此通过各自的利益相较去竞争社会资源……当国家清剿异己时,他们便会抓住这偶尔出现的机会,攫取这种自由飘浮的权力……毫不奇怪,冤冤相报是中国社会生活的一个显著特点。”

责任编辑:
背叛自身阶级的伟人

背叛自身阶级的伟人

2017-09-13 10:59:30
来源:思想酷 作者: 石若萧
有一种人的存在,对旧阶级的破坏居功至伟。他对旧阶级的了解是如此深刻,他提出的改良意见是如此一针见血,再保守的人都无法刻意忽视他们,也无法用“你不懂就别说话”将他们的嘴堵上。

  1689年,孟德斯鸠出生于波尔多贵族家庭。这是一个如假包换的“上流人士”:1716年,世袭男爵称号;担任过律师、波尔多议会议长和法院庭长等要职;三十八岁时,成为法兰西学院院士。

  身为贵族,孟德斯鸠对平民的生活状况以及国家发展却极为忧心。

  良心是洞见的先决条件

  孟德斯鸠成年时,正值路易十四晚年,朝政混乱,税收一半都用在奢靡的凡尔赛宫支出上。与此同时,许多钱财消失在官僚机构的贪污中,再也不复1680年之前,柯尔贝尔(路易十四的财政大臣,1683年去世)主政下的廉洁有效。

  当时的税收主要分盐税、商业税和土地税三种。制度规定贵族与教士不必纳税,沉重的负担完全落到农民和正在兴起的中产阶级市民身上。税制的不公成为导致1789年大革命的原因之一。

  不止于此,柯尔贝尔去世后,路易十四几乎推翻了前者悉心维持的所有宗教与外交政策。1685年,路易十四发布枫丹白露敕令,迫害胡格诺教徒,迫使二十多万教徒--大部分是优秀的手工业者和商人--移居国外,使工商业蒙受巨大损失。之后路易十四又挑起与西欧各强国的两度战争,民不聊生,工商业全毁,经济崩溃。柯尔贝尔一生的事业尽数付诸东流。

640.webp (2).jpg

  路易十四(1638―1715),自号太阳王,1680年接受巴黎市政会献上的“大帝”尊号。波旁王朝的法国国王,在位长达72年

  路易十五也没能复兴法兰西帝国的荣光。1715年即位时,他只有五岁,由母后与堂叔摄政。成年后的他也没能解决曾祖父路易十四留下的经济问题,优柔寡断的性格又使他对君主制改革的尝试宣告失败,导致他死后成为最不得人心的国王之一。

  孟德斯鸠常前往巴黎居住,亲眼目睹了路易十四晚年到路易十五即位期间朝政混乱的衰败现象,这直接导致他对封建统治的合理性产生了强烈怀疑。

  人类文明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

  为了寻找一个行之有效的政治制度,孟德斯鸠开始旅访欧洲,于奥、匈、意、德、荷、英等国作学术旅行,考察当地的社会政治制度等情况。27年光阴的心血,终于换来了1748年出版的传世经典巨著《论法的精神》。

640.webp (3).jpg

  孟德斯鸠著许明龙译商务印书馆平装

  孟德斯鸠大胆突破了一直以来“君权神授”的观点,认为人民应当享有宗教和政治自由,保障自由的根基是法治,保证法治的手段则是三权分立,即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分离,且互相制衡。他总结了违背三权分立原则的后果:

  “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人或同一机关之手,自由便不复存在,因为人们要害怕这个国王或议会制定暴虐的法律,并暴虐地执行这些法律。”

  “倘若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则将形成对农民的生命和自由施行专断的权力,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如果司法权与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者的力量。”

  三权分立的提出,是人类文明史最重要里程碑之一。专制制度的合法性与合理性在这一刻开始消解。在这一理念提出之前,三权都是由专制统治者所掌握的。独裁者可以用立法权去决定权力的归属,又可以用司法权去阻碍民众的诉求,亦可以用行政权镇压一切暴乱,甚至用战争向国外转移矛盾。孟德斯鸠洞见了这一点,将王权分化,并且细致地平衡了各个阶层不同的利益诉求。

  今天,三权分立的理念早已并不新鲜,然而在当时,这是惊天动地的思想。1748年的另一个平行时空,中国正处于乾隆13年,全国上下仍处于未开化的状态之中。美国汉学家孔飞力在其经典之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里还原了那个时代中国大众的生存面貌:日常无法接触任何形式的权力的普通人既迷信,又狡黠,“帝制后期的中国,绝大多数人没有接近政治权力的机会,也就不能以此通过各自的利益相较去竞争社会资源……当国家清剿异己时,他们便会抓住这偶尔出现的机会,攫取这种自由飘浮的权力……毫不奇怪,冤冤相报是中国社会生活的一个显著特点。”

  有一点无需怀疑:当时若有人把孟德斯鸠的思想带来中国,并大肆宣扬,得到的只能是谋反指控,并带来杀身之祸。毕竟,千年流传的儒家思想的重点,都集中在如何加强专制制度的治理效果上,对制度本身的合理性从未产生过疑问。事实上,即便是在当时的法国,敢于发起这种动摇王权根本的挑战,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为何今天我们需要孟德斯鸠?

u=3224345996,328745358&fm=27&gp=0.jpg

  孟德斯鸠(1689-1755),法国启蒙时期思想家,西方国家学说和法学理论的奠基人

  但风险总是相伴着收益。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兴起,重要的指导思想之一便是《论法的精神》。大革命期间,法国的政体发生史诗式转变,统治多个世纪的绝对君主制和封建制三年内土崩瓦解,传统的阶层观念、贵族以及教会统治制度被自由、平等、博爱等推翻。尽管19世纪初期君主制再度恢复,但很多重大改革已成定局,无可更改。欧洲的大繁荣至大革命后正式开始。

  同一时期,美洲大陆也深受三权分立的鼓舞。《独立宣言》中处处都是分权与法治的影子。这些理论与思想,无论是过去还是今天,一直在影响着美国人民,乃至融入其整个民族的思维模式之中。

  三权分立的思想也影响到了近代中国。从鸦片战争第一声炮响到辛亥革命,中国人对于皇帝的迷信终于一步步消解,并逐渐建立起了对自然法的信仰。

  今天,关于民主与威权之间取舍存留的讨论,仍然在国内广泛进行着。支持威权的人认为,威权社会关注的是团体的长远利益,能使团体的前瞻性决策得到实现。支持民主的人则追求保护个人思想自由的社会,支持以法律限制政府对权力的运用,支持市场经济与透明的政治体制,以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2008年,政治经济学家Acemoglu给这种争论下出了结论式的判断:一开始,威权经济体可以产生更高的效率,但发展到某个点以后,效率会越来越低,与同等规模的民主经济体相比,只会越来越差。

  那一个点究竟在何处,目前谁也给不出准确答案。但有一点确切无疑:无论经济发展到何种地步,威权自身是不会将自身撕裂开来的。到了那个时候,如孟德斯鸠这样背叛旧阶级的人,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背叛自身阶级的伟人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