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白宫的分歧与刘鹤的挑战: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前瞻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字号:

白宫的分歧与刘鹤的挑战: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前瞻

白宫的分歧与刘鹤的挑战: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前瞻
2019-01-22 15:55:02
来源:钝角网综编 作者: 昀舒
此前中美副部级会谈之后,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声明提到,美中双方在贸易上的任何协议,都必须是能被持续检验和有效执行的全面的实施方案。即将在华盛顿与刘鹤展开谈判的莱特希泽十分关切如何持续查核中方履行贸易协议的问题。而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这一点在中国政治惯例上是很难接受的。

  中美贸易战虽然按下“暂停键”,但前景依然扑朔迷离,到目前为止,为期90天的贸易战停火期已经过半,全球市场对于双方谈判的进展非常关注。

  “双方目前在关键议题上几乎没有取得进展”?

  据悉,在此前的较低级别会谈中,中国已经给出了具体的承诺减少对美贸易逆差。

  彭博社2019年1月18日报道称,为结束与美国的贸易战,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北京谈判中,中国提出未来六年大规模采购美国商品的计划,总计金额超过一万亿美元,预计在2024年以前将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降低为零。2018年,美中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3,230亿美元。

  然而,中国的提议遭到美国代表的质疑,他们要求中国在未来两年消除贸易不平衡。研究美中贸易关系的经济学家指出,要消除这一差距很难,中国大举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未必可行,这主要取决于中国民众对美国商品的需求。同时,中国购买美国商品的种类可能比总额更为重要,中国长期试图购买美国高科技产品,但遭到美国拒绝。飞机、大豆和汽车是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最多的商品。

  据熟悉此次中美对话的人士称,双方目前在关键议题上几乎没有取得进展。要达成任何协议,都要最终归结于结束美国多年来关注的中国国有企业盗取美国知识产权的问题上。

  另外,参与此次对话和简报的消息人士称,中国被指控盗取知识产权和强迫外国公司转移技术是1月初双方对话的主要内容。但是此次对话更多地被抱怨占据,而不是建设性对话。

  一名出席谈判的人士称,美国副贸易代表格里什耗费了大部分时间来引述美国相关报告证明对华加征关税的正当性,而中国官员则再次否认错误行为,并要求美国提供证据。

  在北京的美中副部级会谈后,双方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会谈将于1月底继续举行,届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计划前往华盛顿。特朗普政府计划在3月2日将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外界认为这个时间表颇具挑战性,但面对面谈判的恢复,增强了双方达成协议的希望。

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jpg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

  白宫内部的矛盾与分歧

  然而,白宫近来释放出一系列政策信号,却使得白宫内部分歧尽显,这无疑给中美谈判未来前景蒙上了阴影。

  习特阿根廷会晤期间,特朗普点将财政部长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共同负责与中国经贸团队的谈判。在中美贸易战问题上,努钦相较莱特希泽稍微温和一些,而后者自始至终都是对华强硬派,且以“难缠的谈判对手”出名。与持扩大对华商品和服务出口的努钦相比,莱特希泽更关注的是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国企补贴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且其主张通过征收高额关税对中国施压。

  在本月中美副部级经贸谈判结束之后,1月21日的《华尔街日报》引据熟悉内部讨论的人士透露,财长努钦在此前一系列战略会议上提议取消部分或全部关税,以此推进中美贸易谈判。然而,此举遭到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反对,后者担心任何让步都可能被视为示弱的表现。尽管美国财政部后来给出了进一步解释,即努钦和莱特希泽“都没有就关税或与中国谈判的其他方面向任何人提出任何建议”。但美国内部在贸易战问题上处理方式的矛盾显现了出来。

  根据美方官员向媒体透露的信息,美国鹰派幕僚依然主张加大对北京的极限施压。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正在考虑对中国贸易改革进程进行定期审查,敦促中方履行承诺,以此作为贸易协议的前提条件。

  也就是说,美国想要和中国政府达成的贸易协议,很有可能类似于之前美国政府对朝鲜和伊朗的核协议要求,必须是“可验证、可兑现且可执行的”。一旦被发现违反协议,美国便重启制裁,也就是重启关税。分析人士说,国际贸易争端,一般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或国际仲裁机制解决。但特朗普对WTO等多边组织和仲裁机制持批判态度,所以单方面要求将审查和执行条款加入贸易协议。

  按照路透社引述的消息人士的话,即便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对华关税威胁也不会被取消。莱特希泽认为,只有定期审查才能验证中美贸易协议是否能够真正解决美国提出的问题。这也是为了逼迫北京兑现贸易谈判中所做的承诺。而且,围绕强制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等不同的问题,审查程序也不同。

  但是,以财政部长努钦为代表的温和派,则提出取消部分或全部关税,换取中国开展长期改革。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内部对达成一个什么样的贸易协议,依然存在不小的分歧。莱特希泽反对努钦这种提议,认为在当下这一阶段取消对华关税,会被中方解读为特朗普政府对华示软。他认为,中国从未履行过承诺,美国今后也不该轻易相信。只有中国兑现对美国的所有承诺后,美国才可以取消关税。而迫使中国兑现承诺的方式之一,就是对中美贸易协议设置“定期审查与评估”这种惩罚性条款。

  不过,不管努钦和莱特希泽有怎样的矛盾,他们对华贸易战的大方向并没有变化,只不过在方式方法上存在差异而已。

  无论周围幕僚如何看,特朗普本人似乎更愿意和中国达成协议,取消对彼此加征的关税。目前,两国经济增长均面临不小的挑战。

  白宫经济委员会1月15日也承认,特朗普政府对此次政府停摆造成的经济伤害,评估过低,不排除出现经济萎缩的风险。美国股市近来多次出现暴跌,显示市场对2019年美国经济表现信心不足。经济学家也普遍认为,随着减税对经济提振效应减弱、未来财政和货币政策不确定性增加,以及贸易摩擦影响逐渐显现,2019年美国经济将大幅放缓。

  所以,从第一任期拼经济的政治任务来看,特朗普也不希望贸易战影响美国市场信心和就业数据。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方面原因,即便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特朗普依然会诉诸关税威胁,迫使中国兑现承诺。加上特朗普连任竞选的政治需求,美国对华关税威胁可能会常态化存在,成为其竞选连任的策略之一。

责任编辑:昀舒
白宫的分歧与刘鹤的挑战: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前瞻

白宫的分歧与刘鹤的挑战: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前瞻

2019-01-22 15:55:02
来源:钝角网综编 作者: 昀舒
此前中美副部级会谈之后,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声明提到,美中双方在贸易上的任何协议,都必须是能被持续检验和有效执行的全面的实施方案。即将在华盛顿与刘鹤展开谈判的莱特希泽十分关切如何持续查核中方履行贸易协议的问题。而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这一点在中国政治惯例上是很难接受的。

  中美贸易战虽然按下“暂停键”,但前景依然扑朔迷离,到目前为止,为期90天的贸易战停火期已经过半,全球市场对于双方谈判的进展非常关注。

  “双方目前在关键议题上几乎没有取得进展”?

  据悉,在此前的较低级别会谈中,中国已经给出了具体的承诺减少对美贸易逆差。

  彭博社2019年1月18日报道称,为结束与美国的贸易战,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北京谈判中,中国提出未来六年大规模采购美国商品的计划,总计金额超过一万亿美元,预计在2024年以前将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降低为零。2018年,美中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3,230亿美元。

  然而,中国的提议遭到美国代表的质疑,他们要求中国在未来两年消除贸易不平衡。研究美中贸易关系的经济学家指出,要消除这一差距很难,中国大举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未必可行,这主要取决于中国民众对美国商品的需求。同时,中国购买美国商品的种类可能比总额更为重要,中国长期试图购买美国高科技产品,但遭到美国拒绝。飞机、大豆和汽车是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最多的商品。

  据熟悉此次中美对话的人士称,双方目前在关键议题上几乎没有取得进展。要达成任何协议,都要最终归结于结束美国多年来关注的中国国有企业盗取美国知识产权的问题上。

  另外,参与此次对话和简报的消息人士称,中国被指控盗取知识产权和强迫外国公司转移技术是1月初双方对话的主要内容。但是此次对话更多地被抱怨占据,而不是建设性对话。

  一名出席谈判的人士称,美国副贸易代表格里什耗费了大部分时间来引述美国相关报告证明对华加征关税的正当性,而中国官员则再次否认错误行为,并要求美国提供证据。

  在北京的美中副部级会谈后,双方没有做出最后决定。会谈将于1月底继续举行,届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计划前往华盛顿。特朗普政府计划在3月2日将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外界认为这个时间表颇具挑战性,但面对面谈判的恢复,增强了双方达成协议的希望。

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jpg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

  白宫内部的矛盾与分歧

  然而,白宫近来释放出一系列政策信号,却使得白宫内部分歧尽显,这无疑给中美谈判未来前景蒙上了阴影。

  习特阿根廷会晤期间,特朗普点将财政部长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共同负责与中国经贸团队的谈判。在中美贸易战问题上,努钦相较莱特希泽稍微温和一些,而后者自始至终都是对华强硬派,且以“难缠的谈判对手”出名。与持扩大对华商品和服务出口的努钦相比,莱特希泽更关注的是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国企补贴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且其主张通过征收高额关税对中国施压。

  在本月中美副部级经贸谈判结束之后,1月21日的《华尔街日报》引据熟悉内部讨论的人士透露,财长努钦在此前一系列战略会议上提议取消部分或全部关税,以此推进中美贸易谈判。然而,此举遭到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反对,后者担心任何让步都可能被视为示弱的表现。尽管美国财政部后来给出了进一步解释,即努钦和莱特希泽“都没有就关税或与中国谈判的其他方面向任何人提出任何建议”。但美国内部在贸易战问题上处理方式的矛盾显现了出来。

  根据美方官员向媒体透露的信息,美国鹰派幕僚依然主张加大对北京的极限施压。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正在考虑对中国贸易改革进程进行定期审查,敦促中方履行承诺,以此作为贸易协议的前提条件。

  也就是说,美国想要和中国政府达成的贸易协议,很有可能类似于之前美国政府对朝鲜和伊朗的核协议要求,必须是“可验证、可兑现且可执行的”。一旦被发现违反协议,美国便重启制裁,也就是重启关税。分析人士说,国际贸易争端,一般都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或国际仲裁机制解决。但特朗普对WTO等多边组织和仲裁机制持批判态度,所以单方面要求将审查和执行条款加入贸易协议。

  按照路透社引述的消息人士的话,即便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对华关税威胁也不会被取消。莱特希泽认为,只有定期审查才能验证中美贸易协议是否能够真正解决美国提出的问题。这也是为了逼迫北京兑现贸易谈判中所做的承诺。而且,围绕强制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等不同的问题,审查程序也不同。

  但是,以财政部长努钦为代表的温和派,则提出取消部分或全部关税,换取中国开展长期改革。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内部对达成一个什么样的贸易协议,依然存在不小的分歧。莱特希泽反对努钦这种提议,认为在当下这一阶段取消对华关税,会被中方解读为特朗普政府对华示软。他认为,中国从未履行过承诺,美国今后也不该轻易相信。只有中国兑现对美国的所有承诺后,美国才可以取消关税。而迫使中国兑现承诺的方式之一,就是对中美贸易协议设置“定期审查与评估”这种惩罚性条款。

  不过,不管努钦和莱特希泽有怎样的矛盾,他们对华贸易战的大方向并没有变化,只不过在方式方法上存在差异而已。

  无论周围幕僚如何看,特朗普本人似乎更愿意和中国达成协议,取消对彼此加征的关税。目前,两国经济增长均面临不小的挑战。

  白宫经济委员会1月15日也承认,特朗普政府对此次政府停摆造成的经济伤害,评估过低,不排除出现经济萎缩的风险。美国股市近来多次出现暴跌,显示市场对2019年美国经济表现信心不足。经济学家也普遍认为,随着减税对经济提振效应减弱、未来财政和货币政策不确定性增加,以及贸易摩擦影响逐渐显现,2019年美国经济将大幅放缓。

  所以,从第一任期拼经济的政治任务来看,特朗普也不希望贸易战影响美国市场信心和就业数据。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方面原因,即便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特朗普依然会诉诸关税威胁,迫使中国兑现承诺。加上特朗普连任竞选的政治需求,美国对华关税威胁可能会常态化存在,成为其竞选连任的策略之一。

刘鹤.jpg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

  刘鹤访美面临的挑战

  1月21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2018年经济数据,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7年增长6.6%。尽管实现了中国政府年初设定的GDP增6.5%的预期发展目标,但却是中国28年来的最低经济增长率。显然,2018年的经济数据受到了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在推进中美达成贸易协议方面,中国显然有更多的动力。从2018年8月开始,前任中国副外长傅莹以及外长王毅、驻美大使崔天凯等人已经先后游说美国“对华友好”的财经界团体,直接把喇叭对准了在美国具备经济、政治影响力的实业团体。譬如傅莹就是在美国洛克菲勒财团旗下的“亚洲协会”发表演讲,向美国政界、财经界中致力于“促进美国与亚洲之间的民间交流,增进美国及亚太地区民众、领袖和机构之间的相互了解”的实力人士展开定向推送的。

  而在特朗普中期选举的部分票仓因中美贸易战被影响之后,中国甚至开始按图索骥的向相关产业地带宣传“中国和美国不是战略对手,而是重要的合作伙伴”。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王东华就于2019年1月17日在《西雅图时报》上就美国波音飞机公司和中国的关系发表了一篇文章,强调“在未来20年,中国将需要7,690架客机来满足消费者和商务航空旅行的需求”。考虑到西雅图是波音公司除总部芝加哥之外的第一大基地,西雅图本地也有八万多波音雇员,中国领事此文的游说作用就显得很明显了。

  在副部级谈判过后,1月30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将在中美贸易战中第三次到访美国开始高级别谈判。应该说,相较于前两次华盛顿之行,刘鹤此轮访美达成协议拥有诸多有利条件。首先是与白宫官员难以调和的内部分歧相对照的是,中国领导层在对美谈判方面立场是一致的。然而,目前各方预计,尽管中美达成贸易终战协议的可能性大为增加,刘鹤访美仍将面临重重挑战。

  首先,在谈判议题方面,此前中美副部级会谈就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网络入侵等在内的结构性问题进行了讨论并取得一些进展,但美方所称的中美结构性问题其实范围远为广阔,还涉及中国的市场经济、国企补贴等方面,而此前中方就已经明确,美国不能干涉中国自主选定的发展道路,更遑论美方一直试图大做文章的“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南中国海等,中方更是不会拿来做交易。

  其次,此前中美副部级会谈之后,美国贸易代表处发布声明提到,美中双方在贸易上的任何协议,都必须是能被持续检验和有效执行的全面的实施方案。即将在华盛顿与刘鹤展开谈判的莱特希泽十分关切如何持续查核中方履行贸易协议的问题。而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这一点在中国政治惯例上是很难接受的。

  最后,中美双方的政治互信仍然不够。即使此轮刘鹤访美与美方达成一揽子经贸协议,双方都会担心,最终那只是被束之高阁的一纸协议。所以,即将到来的高级别谈判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进行。

  综合自DW、BBC、《华尔街日报》等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白宫的分歧与刘鹤的挑战: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前瞻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