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许章润:近四百年来世界的核心主题当是从民族国家到民主国家的“双元革命”
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字号:

许章润:近四百年来世界的核心主题当是从民族国家到民主国家的“双元革命”

许章润:近四百年来世界的核心主题当是从民族国家到民主国家的“双元革命”
2018-01-17 11:20:26
来源:经济观察报书评 作者: 许章润
关键词:中美关系 全球化 世界历史 点击: 我要评论
如果说追溯起中国的改革开放,那么今年是所谓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它发生的世界体系是一个什么样的体系呢?我要说这是一个双元革命的体系,这是一个从民族国家必然要走向民主国家的体系,这是一个将文明、公民自由文明共同体和政治共同体有效结合在一起的世界体系。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我想指的是这一脉脉络,中国就今天而言在后面一元上尽快赶上。

  各位,最近两三年,我们依旧对生活有憧憬和美好的愿望,但是另外一方面仿佛哆嗦、忐忑。所谓“一分希望、两分失望、三分绝望”共同编织了我们最近几年生活的主要图景。

  这是为什么呢?我想原因有很多,比如说从内政而言,我们一方面正在享受三十多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物质丰富的红利,但是另外一方面对于未来经济成长以及眼下可能出现的这种萧条背后的现实性不得不保持担忧。

  一方面,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最近这几年中国的图书市场、思想市场,以及精神产品的创造正在出现一个可能繁荣,即将收获的季节,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感到似乎某种令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并似曾相识的某种场景正在卷土重来。

  从全球视野来看,小国还是世界大国都出现了一种帝国情结的再发作。尤其像土耳其、俄罗斯这样的国家,统治者对于旧日帝国荣光的召唤,为今天的失落提供这种精神动力,从而让本就不太安宁的世界更加多了一分忧虑。

  最近几年,世界性的法西斯的现象正在复苏,右翼民粹与军国主义的崛起,是不是让我们感到往昔的19世纪是人类美好的世纪,而二十世纪已经成为文明的黄昏,我们是不是又重新走向了黄昏?各种由内及外的生活场景的变化,社会形势的纷繁错综以及我们内心的忐忑不安,交织在我们的内心,这不仅是一己的感受,而且是大众的忧虑,并且这两者交织,可能会造成整体性的社会性恐慌。这更需要我们回到历史的源头,回到全球视野认识今天的生活,来看待此刻的中国。

  各位,此刻的中国是如今这个世界体系下的中国,如同今天的生活,不过是千万年来生命造化的这方水土的人间景象。今天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这个世界是一个帝国体系、条约体系、霸权体系的三重交织时代,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缔造了一种民主国家的新时代,它告别了朝代国家与王朝体系,但是这个进程从西到东,从南到北,时间上有落差,就全球而言,它在相当多数的国家已经变成了现实,但是在同样多数的国家依然处在进行当中。

  就这个世界而言,我们目睹了所谓的维也纳体系、凡尔赛体系,也经过了1945年以来的雅尔塔体系。今天的雅尔塔体系,建立在大国操作与被霸权掩蔽的帝国统治的世界,同样摇摇欲坠。因为我们看到新的欧亚中心、太平洋中心等逐步在形成,它所回应的是十七世纪的地中海文明发扬而来,经过大西洋文明的过渡。今天的世界似乎要发展到一个太平洋文明时代,可是这个时代究竟是什么概念?我们依旧难以琢磨这样的微妙时光。

  我要问的是各位,三百多年来,四百年来,这个世界的核心主题是什么?近四百年来人类主要的进程,所依赖的一脉相乘的主旋律是什么?我想要用“双元革命”这个概念加以解释。

  “双元革命”讲的四百年来人类的人事生活与人间秩序,经历了一个民族国家建构到民主国家建构这样两个阶段。各位,十七世纪以来人类告别帝国体系、王朝政治,所要建构的是民族国家,这个进程在欧洲、美国十八、十九世纪已经完成。中国从1911年开始步入共和国时段,所谓新中国、新社会、新国家、新的人民、新的生活方式,就是从1911年开始。自此,中国告别了两千年的帝制传统,让中国进入了民族国家时段,那是第一共和,是中国两千多年这样一个帝制瓦解之后,中国人所迎来的这一方水土,这个文明最大的转型。

  第一共和到1949年结束,第二共和从1949年到今天依旧在进程之中。未来的某一天海峡两岸四地在政治上完全融为一体,我们有可能迎来中国真正文明复兴和中国政治发展的启蒙开明时代,那时候可能会是中国第三共和降临大地之时。

  我刚才说到“双元革命”,这是其中一元。还有另外一个支撑起今天的生活,成为我们今天依旧在向往和奋斗的目标是什么?这就是如刚才所言的民主国家政治形态。1789年法国大革命和此前的美国革命给我们人类展示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别样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革命所带来的是每一个个体生活在这方水土已经有相互承认,而构建起一个分享和参与的共和国。这样的制度设计将我们个体的自由凝结为宪法赋予的全体人民的自由,而经由现有的统一安排构建一个没有恐惧,保障自由,分享的公共生活。所以重建公共意识是分享公共生活的前奏,也是在精神领域对于现实领域的有效的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各位,这不是别的,这是我们中国一直在追求,首先是在大西洋文明实现的民主的生活方式。就中国而言,民族国家早已形成,但是民主国家有待稳定。民族国家要以文明来奠基,因此构成了以文明立国的民族国家格局,而民主国家建立在每一个个体享有自由的基础之上,因此是以自由为基础所形成的民主政治生活方式。文明立国的民族国家和自由立国的民主国家二位一体,交汇呼应构成了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

  如果说追溯起中国的改革开放,那么今年是所谓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它发生的世界体系是一个什么样的体系呢?我要说这是一个双元革命的体系,这是一个从民族国家必然要走向民主国家的体系,这是一个将文明、公民自由文明共同体和政治共同体有效结合在一起的世界体系。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我想指的是这一脉脉络,中国就今天而言在后面一元上尽快赶上。

  各位,其实中国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指的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改革开放。1860年启动的洋务运动到1895年整整35年,是中国的第一次改革开放,也是近代中国向世界政治体制和思想领域敞开大门的一次伟大实验。1902到1916年的以清末新政为核心的民主实践,再到从1927年到1937年南京国民政府主导的“黄金十年”,同样是35年,亦是中国的第二次改革开放。所以1978年三中全会开始以后的改革开放是中国的第三次改革开放,如果说这样的一个改革开放意味着中国近代历史的主流政治意志和主流历史意识再度觉醒的话,这两者不是别的,就是要在上述“双元革命”的基础上,沿着人类普世文明大道,也是近代政治发展的康庄大道,将中华民族和中国文明,我们十三亿中国人引向新的政治组织方式和社会生活方式。

  各位,在这种历史叙事里面,讲述从1840年开始,我们历经十代人的奋斗,到今天为止,中国人民政治建国,立宪民主,争取人民共和这样一个伟大的奋斗。迄今,行百里者半九十。

  在最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来看,我想这样一个主流政治意志意味着我们要回归到普遍人性这样一个康庄大道,承认人类不仅仅只有生物性的存在,而且人是一个天然的政治动物,意味着具有参与感,意味着对于公共事务的关怀如同阳光终究在朝霞破土而出一样,激荡在每一个公民的胸腔无法遏制,同时意味着各位要对这方水土的文明,其中首先是这个文明关于人的定义保持温情与敬意,同时还意味着各位对于生活的尝试,如同刚才交流的时候所讲的作为文明体现的普世的思维之不可辱没。

  建设一个关怀人,具有基本法度的理想人生是近代中国人的百年奋斗目标,也是当下我们追求的愿景。就此而言,今天晚上的会议的主题特别的具有象征意义。我们经由阅读进行沟通,我们通过交谈保持人性,我们在沟通中建构公共意识,我们在交谈中实现共同启蒙,而指向的是正派社会和良善人生,我的祖国应该是这样的正派的社会,我的亿万同胞,包括我以及我的后人在内,应当享有这样的一个良善的人生,应当生活于这样正派的社会。

  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在他的代表作《百年孤独》中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位女士爱这个男人,日日思念,每天以泪洗面,她的眼泪足以让海水涨潮。各位,一百多年来,我们亿万同胞流出的眼泪足以把地球洗刷一百遍。一百多年来,我们亿万同胞为建设正派人生、良善人生、正派社会、良善社会所流的血足以浇灌地球上所有的花朵,并使它绽放一季又一季。所以我想今天晚上的活动,我们迎接拥抱这样一个知识产品收获的季节是为了将来的中国和地球上的普世众生不再流泪和流血,分享普照的阳光带给我们每一个心灵的温暖。

  本文由作者在“重建公共意识:阅读、良知与勇气——2017年经济观察报·书评十大好书颁奖典礼”上的发言整理而成;原题《作为文明体现的普世思维——现代社会体系中的改革开放》

责任编辑:昀舒
许章润:近四百年来世界的核心主题当是从民族国家到民主国家的“双元革命”

许章润:近四百年来世界的核心主题当是从民族国家到民主国家的“双元革命”

2018-01-17 11:20:26
来源:经济观察报书评 作者: 许章润
如果说追溯起中国的改革开放,那么今年是所谓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它发生的世界体系是一个什么样的体系呢?我要说这是一个双元革命的体系,这是一个从民族国家必然要走向民主国家的体系,这是一个将文明、公民自由文明共同体和政治共同体有效结合在一起的世界体系。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我想指的是这一脉脉络,中国就今天而言在后面一元上尽快赶上。

  各位,最近两三年,我们依旧对生活有憧憬和美好的愿望,但是另外一方面仿佛哆嗦、忐忑。所谓“一分希望、两分失望、三分绝望”共同编织了我们最近几年生活的主要图景。

  这是为什么呢?我想原因有很多,比如说从内政而言,我们一方面正在享受三十多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物质丰富的红利,但是另外一方面对于未来经济成长以及眼下可能出现的这种萧条背后的现实性不得不保持担忧。

  一方面,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最近这几年中国的图书市场、思想市场,以及精神产品的创造正在出现一个可能繁荣,即将收获的季节,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感到似乎某种令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并似曾相识的某种场景正在卷土重来。

  从全球视野来看,小国还是世界大国都出现了一种帝国情结的再发作。尤其像土耳其、俄罗斯这样的国家,统治者对于旧日帝国荣光的召唤,为今天的失落提供这种精神动力,从而让本就不太安宁的世界更加多了一分忧虑。

  最近几年,世界性的法西斯的现象正在复苏,右翼民粹与军国主义的崛起,是不是让我们感到往昔的19世纪是人类美好的世纪,而二十世纪已经成为文明的黄昏,我们是不是又重新走向了黄昏?各种由内及外的生活场景的变化,社会形势的纷繁错综以及我们内心的忐忑不安,交织在我们的内心,这不仅是一己的感受,而且是大众的忧虑,并且这两者交织,可能会造成整体性的社会性恐慌。这更需要我们回到历史的源头,回到全球视野认识今天的生活,来看待此刻的中国。

  各位,此刻的中国是如今这个世界体系下的中国,如同今天的生活,不过是千万年来生命造化的这方水土的人间景象。今天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这个世界是一个帝国体系、条约体系、霸权体系的三重交织时代,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缔造了一种民主国家的新时代,它告别了朝代国家与王朝体系,但是这个进程从西到东,从南到北,时间上有落差,就全球而言,它在相当多数的国家已经变成了现实,但是在同样多数的国家依然处在进行当中。

  就这个世界而言,我们目睹了所谓的维也纳体系、凡尔赛体系,也经过了1945年以来的雅尔塔体系。今天的雅尔塔体系,建立在大国操作与被霸权掩蔽的帝国统治的世界,同样摇摇欲坠。因为我们看到新的欧亚中心、太平洋中心等逐步在形成,它所回应的是十七世纪的地中海文明发扬而来,经过大西洋文明的过渡。今天的世界似乎要发展到一个太平洋文明时代,可是这个时代究竟是什么概念?我们依旧难以琢磨这样的微妙时光。

  我要问的是各位,三百多年来,四百年来,这个世界的核心主题是什么?近四百年来人类主要的进程,所依赖的一脉相乘的主旋律是什么?我想要用“双元革命”这个概念加以解释。

  “双元革命”讲的四百年来人类的人事生活与人间秩序,经历了一个民族国家建构到民主国家建构这样两个阶段。各位,十七世纪以来人类告别帝国体系、王朝政治,所要建构的是民族国家,这个进程在欧洲、美国十八、十九世纪已经完成。中国从1911年开始步入共和国时段,所谓新中国、新社会、新国家、新的人民、新的生活方式,就是从1911年开始。自此,中国告别了两千年的帝制传统,让中国进入了民族国家时段,那是第一共和,是中国两千多年这样一个帝制瓦解之后,中国人所迎来的这一方水土,这个文明最大的转型。

  第一共和到1949年结束,第二共和从1949年到今天依旧在进程之中。未来的某一天海峡两岸四地在政治上完全融为一体,我们有可能迎来中国真正文明复兴和中国政治发展的启蒙开明时代,那时候可能会是中国第三共和降临大地之时。

  我刚才说到“双元革命”,这是其中一元。还有另外一个支撑起今天的生活,成为我们今天依旧在向往和奋斗的目标是什么?这就是如刚才所言的民主国家政治形态。1789年法国大革命和此前的美国革命给我们人类展示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别样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革命所带来的是每一个个体生活在这方水土已经有相互承认,而构建起一个分享和参与的共和国。这样的制度设计将我们个体的自由凝结为宪法赋予的全体人民的自由,而经由现有的统一安排构建一个没有恐惧,保障自由,分享的公共生活。所以重建公共意识是分享公共生活的前奏,也是在精神领域对于现实领域的有效的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各位,这不是别的,这是我们中国一直在追求,首先是在大西洋文明实现的民主的生活方式。就中国而言,民族国家早已形成,但是民主国家有待稳定。民族国家要以文明来奠基,因此构成了以文明立国的民族国家格局,而民主国家建立在每一个个体享有自由的基础之上,因此是以自由为基础所形成的民主政治生活方式。文明立国的民族国家和自由立国的民主国家二位一体,交汇呼应构成了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

  如果说追溯起中国的改革开放,那么今年是所谓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它发生的世界体系是一个什么样的体系呢?我要说这是一个双元革命的体系,这是一个从民族国家必然要走向民主国家的体系,这是一个将文明、公民自由文明共同体和政治共同体有效结合在一起的世界体系。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我想指的是这一脉脉络,中国就今天而言在后面一元上尽快赶上。

  各位,其实中国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指的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改革开放。1860年启动的洋务运动到1895年整整35年,是中国的第一次改革开放,也是近代中国向世界政治体制和思想领域敞开大门的一次伟大实验。1902到1916年的以清末新政为核心的民主实践,再到从1927年到1937年南京国民政府主导的“黄金十年”,同样是35年,亦是中国的第二次改革开放。所以1978年三中全会开始以后的改革开放是中国的第三次改革开放,如果说这样的一个改革开放意味着中国近代历史的主流政治意志和主流历史意识再度觉醒的话,这两者不是别的,就是要在上述“双元革命”的基础上,沿着人类普世文明大道,也是近代政治发展的康庄大道,将中华民族和中国文明,我们十三亿中国人引向新的政治组织方式和社会生活方式。

  各位,在这种历史叙事里面,讲述从1840年开始,我们历经十代人的奋斗,到今天为止,中国人民政治建国,立宪民主,争取人民共和这样一个伟大的奋斗。迄今,行百里者半九十。

  在最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来看,我想这样一个主流政治意志意味着我们要回归到普遍人性这样一个康庄大道,承认人类不仅仅只有生物性的存在,而且人是一个天然的政治动物,意味着具有参与感,意味着对于公共事务的关怀如同阳光终究在朝霞破土而出一样,激荡在每一个公民的胸腔无法遏制,同时意味着各位要对这方水土的文明,其中首先是这个文明关于人的定义保持温情与敬意,同时还意味着各位对于生活的尝试,如同刚才交流的时候所讲的作为文明体现的普世的思维之不可辱没。

  建设一个关怀人,具有基本法度的理想人生是近代中国人的百年奋斗目标,也是当下我们追求的愿景。就此而言,今天晚上的会议的主题特别的具有象征意义。我们经由阅读进行沟通,我们通过交谈保持人性,我们在沟通中建构公共意识,我们在交谈中实现共同启蒙,而指向的是正派社会和良善人生,我的祖国应该是这样的正派的社会,我的亿万同胞,包括我以及我的后人在内,应当享有这样的一个良善的人生,应当生活于这样正派的社会。

  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在他的代表作《百年孤独》中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位女士爱这个男人,日日思念,每天以泪洗面,她的眼泪足以让海水涨潮。各位,一百多年来,我们亿万同胞流出的眼泪足以把地球洗刷一百遍。一百多年来,我们亿万同胞为建设正派人生、良善人生、正派社会、良善社会所流的血足以浇灌地球上所有的花朵,并使它绽放一季又一季。所以我想今天晚上的活动,我们迎接拥抱这样一个知识产品收获的季节是为了将来的中国和地球上的普世众生不再流泪和流血,分享普照的阳光带给我们每一个心灵的温暖。

  本文由作者在“重建公共意识:阅读、良知与勇气——2017年经济观察报·书评十大好书颁奖典礼”上的发言整理而成;原题《作为文明体现的普世思维——现代社会体系中的改革开放》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许章润:近四百年来世界的核心主题当是从民族国家到民主国家的“双元革命”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