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盛产哲学家的法国,终于出了一位搞哲学的总统
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字号:

盛产哲学家的法国,终于出了一位搞哲学的总统

盛产哲学家的法国,终于出了一位搞哲学的总统
2017-05-09 10:29:16
来源:译林出版社 作者: 译林出版社
关键词:法国 点击: 我要评论
新总统可以用“年轻没经验”来形容:39岁,打破了拿破仑三世创造的最年轻法国总统纪录;他成立的名为“前进!”( En Marche!)的政党,仅诞生于13个月前。

    法国人民选出了他们的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新总统可以用“年轻没经验”来形容:39岁,打破了拿破仑三世创造的最年轻法国总统纪录;他成立的名为“前进!”( En Marche!)的政党,仅诞生于13个月前。

  这样一个政坛新鲜人,为什么能在“老家伙们”之中脱颖而出?的确,最后很多人选他,只是为了阻止勒庞上台。除此之外,马克龙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哲学家为王

  马克龙投做过成功的投资银行家,担任过法国经济部长,然而对于这位青年精英来说,“哲学”才是他履历中最不可忽视的一块。

  马克龙曾就读于巴黎第十大学哲学系,为解释学和现象学大师保罗·利科当过助理,师从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艾蒂•安巴里巴尔,毕业论文研究的是马基雅维里。

  

 

  作者: [古希腊]柏拉图

  译者: 张竹明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提出过“哲学王”的概念,即以社会分工理论为基础,主张把政治统治权完全交给少数哲学家。根据柏拉图设计的社会政治结构,哲学家掌握城邦全部政治权力,置于等级结构的顶端。在柏拉图的设计的理想国里,统治者必须是哲学家,或者要学习哲学,接受哲学训练。“哲学王”统治是实现正义的关键。

  但事实上,学哲学出身的“统治者”并不多见,以法国为例,前任总统奥朗德、萨科齐、希拉克等人多是法学和政治学出身,美国在这方面更是明显,历任总统中有27位拥有法学学位。

  虽然,在柏拉图设想的理想国中,“哲学王”拥有最高权威,无需遵守法律,现今的共和制国家显然不是如此。但是,柏拉图所倡导的将政治权力与哲学思考相结合却不无裨益,马克龙的哲学训练又会为他的执政带来什么不同的表现呢?

  重拾知识分子的传统

  上文说到,马克龙做过哲学家保罗·利科的助手。利科曾因为没有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而在1968年“五月风暴”中被嘲笑为法国政府的工具。

  

 

  保罗·利科

  事实上,“五月风暴 ”学生运动作为西方知识分子广泛参与的一场社会运动,具有重要的转折点意义。“五月风暴”以降,西方左派政治力量急剧衰落,知识生产愈加学院化和体制化。一如福柯自己所言,他从未没见过什么知识分子,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专门家。

  利科曾对马克龙说过,“其实自己很后悔当时没有在‘五月风暴’时更明确地表示自己的政治立场。利科哲学思想中的政治代表性和政治生活中的暴力与邪恶让马克龙深受启发,这也是马克龙后来从形而上学转向政治哲学研究的主要原因……‘现在的法国知识分子只在学校里专注于自己的学术研究领域,而不再涉足政治领域针对普遍价值观的讨论,但其实后者才是知识思想与现实更感性的联系。’马克龙说。”(张星云,《“哲学家”马克龙,会成为最年轻的法国总统吗?》,原载于《三联生活周刊》)

  

 

  《知识分子论》

  作者: [美] 萨义德

  译者: 单德兴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如马克龙所说,这是专家崛起的时代。与之相伴的,身体力行地参与种种物质实践和社会运动,关注宏观制度层面的变革和普天下的社会公正等重大伦理问题的知识分子传统愈发稀薄。而马克龙这个受过正统知识分子教育的年轻人,看起来有意继承失落的知识分子精神。当厌倦了政客而支持马克龙的人,或许也是寄希望于“知识分子式的”担当。

  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早在冷战初期,雷蒙•阿隆就曾针对当时法国,特别是法国知识界偏爱走极端的情况写过一本反思之作《知识分子的鸦片》,开篇就提出“左派和右派两者之间的抉择还有意义吗?”这一尖锐问题。“我们不必因一禁令而裹足不前,因为它暴露出来的与其说是对以理性为基础的信念的爱慕,毋宁说是对偏见的爱慕”。

  

 

  作者: [法] 雷蒙·阿隆

  译者: 吕一民 / 顾杭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今日,马克龙作为中间派候选人当选总统,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回应了阿隆的问题。

  马克龙“更具文化、思想修养,坚持欧洲建设的理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高度重视环境问题和旧生产方式的转型、信息经济的发展,提倡公民社会在政治更新再造中的决定性作用,强调人权传统的传承与发扬;捍卫共和传统,政教分离原则,不认同一些左派青睐的文化多元主义和社群主义,却主张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认为全球化既是人类发展的机遇,同时对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弊端也直言抨击。”(张伦,《终结左右还是终结欧洲: 马克龙与勒庞的分歧所在》)

  习惯了左右意识形态立场搏斗的老一代政治人物,在大选中被就是被这样一种跳出左右鸿沟、重视实效的新思维洗牌出局。马克龙在采访中还曾引用过邓小平的名言,“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如果说马克龙的年龄、履历和竞选运作刷新了历史,那么他所面对的严峻情况也一样前所未有。昨晚,他赢得了选举,之后,他将要面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分裂的法国和整个欧洲深重的期待。

责任编辑:
盛产哲学家的法国,终于出了一位搞哲学的总统

盛产哲学家的法国,终于出了一位搞哲学的总统

2017-05-09 10:29:16
来源:译林出版社 作者: 译林出版社
关键词:法国 我要评论
新总统可以用“年轻没经验”来形容:39岁,打破了拿破仑三世创造的最年轻法国总统纪录;他成立的名为“前进!”( En Marche!)的政党,仅诞生于13个月前。

    法国人民选出了他们的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新总统可以用“年轻没经验”来形容:39岁,打破了拿破仑三世创造的最年轻法国总统纪录;他成立的名为“前进!”( En Marche!)的政党,仅诞生于13个月前。

  这样一个政坛新鲜人,为什么能在“老家伙们”之中脱颖而出?的确,最后很多人选他,只是为了阻止勒庞上台。除此之外,马克龙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哲学家为王

  马克龙投做过成功的投资银行家,担任过法国经济部长,然而对于这位青年精英来说,“哲学”才是他履历中最不可忽视的一块。

  马克龙曾就读于巴黎第十大学哲学系,为解释学和现象学大师保罗·利科当过助理,师从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艾蒂•安巴里巴尔,毕业论文研究的是马基雅维里。

  

 

  作者: [古希腊]柏拉图

  译者: 张竹明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提出过“哲学王”的概念,即以社会分工理论为基础,主张把政治统治权完全交给少数哲学家。根据柏拉图设计的社会政治结构,哲学家掌握城邦全部政治权力,置于等级结构的顶端。在柏拉图的设计的理想国里,统治者必须是哲学家,或者要学习哲学,接受哲学训练。“哲学王”统治是实现正义的关键。

  但事实上,学哲学出身的“统治者”并不多见,以法国为例,前任总统奥朗德、萨科齐、希拉克等人多是法学和政治学出身,美国在这方面更是明显,历任总统中有27位拥有法学学位。

  虽然,在柏拉图设想的理想国中,“哲学王”拥有最高权威,无需遵守法律,现今的共和制国家显然不是如此。但是,柏拉图所倡导的将政治权力与哲学思考相结合却不无裨益,马克龙的哲学训练又会为他的执政带来什么不同的表现呢?

  重拾知识分子的传统

  上文说到,马克龙做过哲学家保罗·利科的助手。利科曾因为没有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而在1968年“五月风暴”中被嘲笑为法国政府的工具。

  

 

  保罗·利科

  事实上,“五月风暴 ”学生运动作为西方知识分子广泛参与的一场社会运动,具有重要的转折点意义。“五月风暴”以降,西方左派政治力量急剧衰落,知识生产愈加学院化和体制化。一如福柯自己所言,他从未没见过什么知识分子,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专门家。

  利科曾对马克龙说过,“其实自己很后悔当时没有在‘五月风暴’时更明确地表示自己的政治立场。利科哲学思想中的政治代表性和政治生活中的暴力与邪恶让马克龙深受启发,这也是马克龙后来从形而上学转向政治哲学研究的主要原因……‘现在的法国知识分子只在学校里专注于自己的学术研究领域,而不再涉足政治领域针对普遍价值观的讨论,但其实后者才是知识思想与现实更感性的联系。’马克龙说。”(张星云,《“哲学家”马克龙,会成为最年轻的法国总统吗?》,原载于《三联生活周刊》)

  

 

  《知识分子论》

  作者: [美] 萨义德

  译者: 单德兴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如马克龙所说,这是专家崛起的时代。与之相伴的,身体力行地参与种种物质实践和社会运动,关注宏观制度层面的变革和普天下的社会公正等重大伦理问题的知识分子传统愈发稀薄。而马克龙这个受过正统知识分子教育的年轻人,看起来有意继承失落的知识分子精神。当厌倦了政客而支持马克龙的人,或许也是寄希望于“知识分子式的”担当。

  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早在冷战初期,雷蒙•阿隆就曾针对当时法国,特别是法国知识界偏爱走极端的情况写过一本反思之作《知识分子的鸦片》,开篇就提出“左派和右派两者之间的抉择还有意义吗?”这一尖锐问题。“我们不必因一禁令而裹足不前,因为它暴露出来的与其说是对以理性为基础的信念的爱慕,毋宁说是对偏见的爱慕”。

  

 

  作者: [法] 雷蒙·阿隆

  译者: 吕一民 / 顾杭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今日,马克龙作为中间派候选人当选总统,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回应了阿隆的问题。

  马克龙“更具文化、思想修养,坚持欧洲建设的理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高度重视环境问题和旧生产方式的转型、信息经济的发展,提倡公民社会在政治更新再造中的决定性作用,强调人权传统的传承与发扬;捍卫共和传统,政教分离原则,不认同一些左派青睐的文化多元主义和社群主义,却主张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认为全球化既是人类发展的机遇,同时对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弊端也直言抨击。”(张伦,《终结左右还是终结欧洲: 马克龙与勒庞的分歧所在》)

  习惯了左右意识形态立场搏斗的老一代政治人物,在大选中被就是被这样一种跳出左右鸿沟、重视实效的新思维洗牌出局。马克龙在采访中还曾引用过邓小平的名言,“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如果说马克龙的年龄、履历和竞选运作刷新了历史,那么他所面对的严峻情况也一样前所未有。昨晚,他赢得了选举,之后,他将要面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分裂的法国和整个欧洲深重的期待。

责任编辑: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盛产哲学家的法国,终于出了一位搞哲学的总统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