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s jpg

扫一扫,即刻安装钝角网APP

樊吉社: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进入新冷战,美国对华战略尚无定论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国字号:

樊吉社: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进入新冷战,美国对华战略尚无定论

樊吉社: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进入新冷战,美国对华战略尚无定论
2019-03-13 15:53:49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 樊吉社
虽然美国对中国的认知或者判断在发生系统性改变,但是美国对未来应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中国并无定论。到底是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要进入新冷战,目前美国国内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达成共识。

  美国对华认知

  美国对华战略的调整源于美国对华认知的改变,驱动美国对华认知变动的因素有三个:首先是中美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即中国的快速崛起与美国的相对衰落;其次是力量变化所导致的运用力量方式的变化,也就是美国所谓的“中国越来越具有进取心”;第三是叙事方式的变化,也就是崛起的大国和守成的大国之间到底应该发展什么样的关系,是“中美国”“新型大国关系”还是“修昔底德陷阱”或者“金德尔伯格陷阱”?近年来,类似新词汇层出不穷,这从侧面也反映出中美关系的复杂性。

  当前美国对华认知的改变是系统性的。这种改变包含了对软实力和硬实力两个方面的高度担忧或者过度担忧,而此前美国通常更多强调中国硬实力增长所形成的挑战。在中国的硬实力方面,特朗普总统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认为中国要“称霸全球”;在软实力方面,美国高度担忧中美之间的人文交流。除了美国对中国软实力和硬实力的担忧,美国国内军方、商界、政治精英、国会和媒体等各界在对华政策问题上分歧越来越少,越来越倾向于采取强硬姿态和政策。当前,对华强硬在华盛顿几乎成了“政治正确”,各种力量竞相表达强硬姿态,很少有人为双边关系辩护,因为担忧为中美关系进行辩护可能会遭受攻击。

  还应注意到的一点是,虽然美国对中国的认知或者判断在发生系统性改变,但是美国对未来应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中国并无定论。到底是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要进入新冷战,目前美国国内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达成共识。

2hxgecrg16eHT5IlUxYA5TEj8UllX3CZ46A6tOOgOrQ.jpg

  美国对华战略特点

  其一,中美关系运作的宏观环境正在发生变化。美国作为现存国际体系的一个建立者和维护者,现在要“退群”,并且不愿意再为国际体系的运行付出更多的代价。在此背景下,现存国际体系的松动可能带来一些机遇,但也可能让中国面临较多压力,中国有可能成为这种体系松动的针对目标。

  其二,特朗普政府已经改变了美国传统的决策方式,外交安全团队偏好强硬对外政策。美国政府决策流程发生改变,以前是各部门会商,最后形成一致的政策,现在却不是这样。特朗普用人有非常清楚的标准:不忠诚的没有机会进入政府,政府内不听话的赶紧离开。现在特朗普的外交安全团队普遍比较强硬,这些强硬角色包括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总统贸易和制造业政策顾问纳瓦罗、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商务部长罗斯、国务卿蓬佩奥,甚至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此前被戏称为特朗普政府三位成年人的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白宫幕僚长凯利均已离开特朗普政府。

  其三,特朗普的关注点比较单一,主要聚焦经济贸易问题和朝核问题。虽然特朗普总统本人擅长就具体问题讨论具体问题,但是,美国行政部门倾向于从战略视角来看待中美关系。特朗普聚焦解决经贸争端,而美国行政部门注重系统性地应对中国发展对美国构成的压力,两者从不同角度形成了对中国的共同压力,这是美国对华战略的一个基本背景。

  其四,用于管控中美关系的传统工具作用下降。既往中美双边、地区和全球议题上的合作有助于缓解双边关系中的分歧,现在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议题丧失兴趣,在地区问题上采取更为强硬姿态,并且淡化双边或者多边合作。

  中美关系走势

  目前中美的争端主要还停留在经贸领域,总体上是可控的。但是中美之间的争议正在逐步蔓延到人文交流领域,这种趋势还有激化的风险。美国在高新技术领域对华封堵趋势日益明确,未来与此相关的人文交流也可能受限,特别是与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相关的领域。美国近年来也加强对中国资本进入美国的限制,加强了军民两用品或者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管制和限制,中美战略竞争有可能成为常态。

  中美关系已经不再如以前一样由美国主导塑造,中国同样能影响甚至塑造双边关系的发展方向,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取决于双方的政策选择。我们应该有这种自信。在美国对华战略旧框架已经不再适用、新框架尚未确立的不确定时期,中美首要的任务是提升管控分歧、防范危机的能力。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战略室研究员;本文节选自《美国对华战略的现状与不确定前景》一文

责任编辑:昀舒
樊吉社: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进入新冷战,美国对华战略尚无定论

樊吉社: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进入新冷战,美国对华战略尚无定论

2019-03-13 15:53:49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 樊吉社
虽然美国对中国的认知或者判断在发生系统性改变,但是美国对未来应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中国并无定论。到底是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要进入新冷战,目前美国国内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达成共识。

  美国对华认知

  美国对华战略的调整源于美国对华认知的改变,驱动美国对华认知变动的因素有三个:首先是中美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即中国的快速崛起与美国的相对衰落;其次是力量变化所导致的运用力量方式的变化,也就是美国所谓的“中国越来越具有进取心”;第三是叙事方式的变化,也就是崛起的大国和守成的大国之间到底应该发展什么样的关系,是“中美国”“新型大国关系”还是“修昔底德陷阱”或者“金德尔伯格陷阱”?近年来,类似新词汇层出不穷,这从侧面也反映出中美关系的复杂性。

  当前美国对华认知的改变是系统性的。这种改变包含了对软实力和硬实力两个方面的高度担忧或者过度担忧,而此前美国通常更多强调中国硬实力增长所形成的挑战。在中国的硬实力方面,特朗普总统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认为中国要“称霸全球”;在软实力方面,美国高度担忧中美之间的人文交流。除了美国对中国软实力和硬实力的担忧,美国国内军方、商界、政治精英、国会和媒体等各界在对华政策问题上分歧越来越少,越来越倾向于采取强硬姿态和政策。当前,对华强硬在华盛顿几乎成了“政治正确”,各种力量竞相表达强硬姿态,很少有人为双边关系辩护,因为担忧为中美关系进行辩护可能会遭受攻击。

  还应注意到的一点是,虽然美国对中国的认知或者判断在发生系统性改变,但是美国对未来应如何应对一个崛起的中国并无定论。到底是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要进入新冷战,目前美国国内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达成共识。

2hxgecrg16eHT5IlUxYA5TEj8UllX3CZ46A6tOOgOrQ.jpg

  美国对华战略特点

  其一,中美关系运作的宏观环境正在发生变化。美国作为现存国际体系的一个建立者和维护者,现在要“退群”,并且不愿意再为国际体系的运行付出更多的代价。在此背景下,现存国际体系的松动可能带来一些机遇,但也可能让中国面临较多压力,中国有可能成为这种体系松动的针对目标。

  其二,特朗普政府已经改变了美国传统的决策方式,外交安全团队偏好强硬对外政策。美国政府决策流程发生改变,以前是各部门会商,最后形成一致的政策,现在却不是这样。特朗普用人有非常清楚的标准:不忠诚的没有机会进入政府,政府内不听话的赶紧离开。现在特朗普的外交安全团队普遍比较强硬,这些强硬角色包括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总统贸易和制造业政策顾问纳瓦罗、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商务部长罗斯、国务卿蓬佩奥,甚至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此前被戏称为特朗普政府三位成年人的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白宫幕僚长凯利均已离开特朗普政府。

  其三,特朗普的关注点比较单一,主要聚焦经济贸易问题和朝核问题。虽然特朗普总统本人擅长就具体问题讨论具体问题,但是,美国行政部门倾向于从战略视角来看待中美关系。特朗普聚焦解决经贸争端,而美国行政部门注重系统性地应对中国发展对美国构成的压力,两者从不同角度形成了对中国的共同压力,这是美国对华战略的一个基本背景。

  其四,用于管控中美关系的传统工具作用下降。既往中美双边、地区和全球议题上的合作有助于缓解双边关系中的分歧,现在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议题丧失兴趣,在地区问题上采取更为强硬姿态,并且淡化双边或者多边合作。

  中美关系走势

  目前中美的争端主要还停留在经贸领域,总体上是可控的。但是中美之间的争议正在逐步蔓延到人文交流领域,这种趋势还有激化的风险。美国在高新技术领域对华封堵趋势日益明确,未来与此相关的人文交流也可能受限,特别是与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相关的领域。美国近年来也加强对中国资本进入美国的限制,加强了军民两用品或者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管制和限制,中美战略竞争有可能成为常态。

  中美关系已经不再如以前一样由美国主导塑造,中国同样能影响甚至塑造双边关系的发展方向,中美关系走向何方取决于双方的政策选择。我们应该有这种自信。在美国对华战略旧框架已经不再适用、新框架尚未确立的不确定时期,中美首要的任务是提升管控分歧、防范危机的能力。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战略室研究员;本文节选自《美国对华战略的现状与不确定前景》一文

责任编辑:昀舒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
樊吉社:战略竞争、经济脱钩还是进入新冷战,美国对华战略尚无定论 会员

排行榜

热门关键词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